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7-21 23:59:23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 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 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 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 “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 众:?? 【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目录

13小时前·连载至第630章

第1章天降老公

  “你已经结婚了,怎么还来登记!”

  “不知道重婚罪吗?”

  ……

  许南歌错愕的走出民政局,拿着刚让工作人员打印出来的结婚证。

  陪她来登记的男人看着面前漂亮到扎眼的女孩,惋惜道:“许小姐,你都结婚了,还花钱雇我假结婚干什么?”

  接着留下一句“定金不退”,匆忙离开。

  许南歌抿着唇,还没缓过神来。

  她连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可能已经结婚?!

  低头,再次看向手中的打印件。

  证件照片上,女孩略有些拘谨,笑的勉强,眼角一颗泪痣,的确是自己,至于男人……

  他五官浓稠,鼻梁高挺,薄唇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深邃的眼神盯着镜头,犀利的像是要穿透纸张。

  即便是黑白打印照,也遮挡不住他的神秘和强大气场。

  再去看姓名:霍北宴。

  ……她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南歌拿出手机给打印件拍下照片,打开微信,找到一个黑色头像发过去:【帮我查一下他是谁。】

  对方秒回:【收到。】

  许南歌这才压下心头不解,骑上一辆破旧电动车,慢悠悠驶进一个豪华别墅区,来到许家。

  今天是姐姐许茵的好日子,她的未婚夫将上门下聘。

  家里张灯结彩,佣人们井然有序的忙碌着,还聘请了几个临时工。

  许南歌将车子停在角落,身后传来临时工和佣人的议论声:

  “她是谁呀?长的好漂亮!”

  “嘘,她是不被先生承认的私生女。”

  “她妈妈是小三,当年在夫人快生的时候,挺着大肚子找上门要说法,导致两人同一天生产。那个老女人脸皮可厚了,这么多年一直找各种理由,赖在家里不走。”

  “南歌小姐倒是知道分寸,从初中就搬了出去,好多年没回来了,不知道今天有什么事……”

  许南歌敛眸,佯装没听到几人对话,进入客厅。

  母亲李婉茹正守在门口,风韵犹存的女人见她进门焦急拽着她上楼:“先跟我去找你姐姐,对了,结婚证领了吧?”

  许南歌嗓音浅淡,听不出喜怒:“领了。”

  虽然新郎换了人,也算领了吧?

  “那就好,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霍子辰是你姐姐的未婚夫,那种顶级豪门,根本不是你一个私生女可以奢望的!只有你姐姐,才配得上他!”

  听到这话,许南歌眸中闪过讥讽之色。

  霍子辰是海城第一世家霍家的长房嫡孙,在大学时追求了她四年,却在毕业那天向许茵求了婚……

  李婉茹知道后,要求许南歌立刻找人结婚,彻底了断和霍子辰之间的可能。

  从小就是这样……

  只要她和许茵有一点点利益的冲突,李婉茹都会要求她无条件退让。

  因为她是私生女,她的存在就是原罪。

  小时候被洗脑,觉得承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

  可现在她早已醒悟。

  许南歌面色凝重,一字一顿道:“我们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

  错是李婉茹犯的,为了每天见到父亲赖在许家不走的是她,想讨好许茵的人也是她,许南歌不会拿自己的人生为她买单。

  这次是趁机偿还她的生育之恩,做个了断。

  李婉茹不耐烦:“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许茵房间。

  俏丽的女孩如同公主般穿着华丽礼服,坐在沙发上挑选着首饰,满屋子透着珠光宝气。

  许南歌一身寒酸,背脊却挺的笔直。

  许茵看到她打招呼:“南歌,你怎么来了?”

  许南歌还没开口,李婉茹已抢先道,“茵茵,南歌今天结婚了。”

  许茵惊讶:“这么快?男方是什么人呀,比子辰哥还好?”

  李婉茹讥讽道:“怎么可能!整个海城都找不到比霍少爷更有身份的人了!茵茵,她能找什么好人家,就是个破落户,都没敢带来,怕那副穷酸样脏了你的眼!”

  许茵声音带着醋意:“怎么会?南歌这么漂亮,否则子辰哥也不会追了她四年。”

  “漂亮有什么用?破鞋配破袜,她这种身份,也只有不知道哪里认识的下三滥肯娶她。霍少爷不过当她是个玩具,随便玩玩,只有茵茵你的身份才配得上霍少爷……”

  许南歌蹙眉。

  照片上那人的长相和气质,怎么也跟破落户和下三滥搭不上边吧?

  但她懒得反驳这些不痛不痒的话。

  这时,许茵选好了首饰,她想穿上高跟鞋,却发现礼服裙太紧,不方便弯腰。

  许茵微微一笑,看向许南歌。

  李婉茹立刻推了许南歌一下:“没用的东西,怎么还是这么没眼色!你姐姐不方便,还不快帮她把鞋穿上!”

  许南歌:“……”

  又是这样。

  李婉茹真当她还是小时候那个懵懂无知、被欺负了也不知反抗的小女孩?

  她眉眼清冷,声音隐含不耐:“你可以自己帮她穿。”

  “许南歌,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以为嫁人后翅膀就硬了吗?你那老公就是个吃软饭的,以后还不是要仰仗许家!”

  李婉茹嗓音拔高:“你现在不跟你姐姐搞好关系,总有一天你和你老公会求到她面前!何况许家把你养大,你就应该为许家当奴作婢!”

  这时,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是父亲许文宗。

  男人皱眉:“马上有位贵客要来,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许茵没说话,装无辜。

  李婉茹则哭诉道:“还不是这个孽女,今天领了证就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了……”

  许文宗的视线就落在许南歌身上,皱眉道:“结婚了?怎么也不让家里帮你介绍一个?结婚证呢?给我看看……”

  面对这个陌生父亲的关心,许南歌顿了顿,从包中掏出那张打印件。

  下一秒却被李婉茹抢走:“让我看看,你这个废物老公究竟叫什么!”

  许茵则好奇询问:“爸,谁要来呀,让你这么紧张?”

  许文宗想起那位,顿觉得蓬荜生辉,他激动的说出一个名字:

  “霍北宴。”

  许南歌瞬间愣住了。

  ……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