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战西野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4-12 23:26:27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目录

3天前·连载至第331章 丢人现眼(一更)

第一章 初见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叶初棠刚在院子里把草药铺开晾晒,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有人吗?”

  她随意掸了掸衣衫,待微涩的药香稍稍弥散开来,过去开门。

  “来了。”

  连舟在门前焦急等待,等瞧见门后少女的模样,瞬间愣住。

  这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一袭绣海棠素色袄裙,衬得身形清瘦,乌发只用一根木簪简单挽起。

  鹅蛋脸,远山眉,肤色竟更胜雪三分。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那双乌黑澄澈的眼,干净温润,纯澈至极。

  她只往那一站,便亭亭如未曾经历过霜雪风雨的春日海棠,让人忍不住连声音都放轻。

  连舟回神,双手抱拳表明了来意:“你好,我找医馆的大夫。”

  叶初棠轻轻颔首:“我就是。”

  连舟更加惊讶,随即皱起眉来,忧虑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和主子一路奔波至此,主子病情恶化,已经不能再拖,便想着先找个医馆看诊。

  谁知道出来的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他转身走到马车旁,冲着里面的人低声问道:“主子,属下再找找有没有其他医馆吧?”

  叶初棠黛眉微扬。

  三年前刚来江陵开医馆的时候,大家也不信任她的医术。

  这主仆似乎是外地人,路经此地,会是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片刻,马车里传来一道质地清冷低沉的嗓音。

  “就她了。”

  分明是初春的天气,这嗓音却像是裹着一层薄薄的霜雪,沁着透心的凉意。

  连舟应了声,又走回来,态度比之前客气几分。

  “诊金好说,还请您务必尽心为我家主子看诊。”

  叶初棠正要开口,就听街那头忽然传来了杨婶子的喊声。

  “叶大夫!不好啦!你家四郎又在书院和人打起来啦!”

  叶初棠神色未变,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事儿,温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杨婶子上气不接下气:“听说是和曹记酒楼的二少爷那帮人打成一团了!拉都拉不住呢!你快去看看吧!”

  曹记酒楼是江陵最大的酒楼,听说他们老板的表妹还是知县夫人,一家子有钱有势,横行霸道。

  曹家少爷平日里身边也总是有着好几个跟班,斗鸡遛狗,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这一打……

  叶初棠侧头看向连舟,“里面请吧。”

  “……什么?”连舟看了看杨婶子,又看了看叶初棠。

  没听错的话,她家里好像出了麻烦?她不去看看吗?

  叶初棠刚转过身,又想起什么一般回头提醒,“对了,诊金一百两。”

  连舟简直难以置信,“一百两?!”

  哪怕是京城的医馆,也不敢这么要价!

  叶初棠心里轻叹,她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她要不讹一下,上哪儿给老四筹钱赔人家医药费?

  他这次可打了好几个!

  “看诊与否,全凭自愿。”她的目光在马车上停留一瞬,“不过……你家主子再耽搁下去,怕是不好。”

  连舟心中一凛。

  听她这意思,难道已经看出主子的情况紧急——不对啊,主子可一直都在马车里呢,她上哪儿看?

  估计是最近事情太多,草木皆兵了。

  一个乡镇医馆的小女子而已,能懂点皮毛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叶初棠谢过了杨婶子,又请人进了医馆。

  杨婶子瞧着那道纤瘦娉婷的身影,同情地摇头。

  “哎呦,一个姑娘家,独自养活全家,真难啊……”

  ……

  叶初棠进了屋,一看到病号就后悔了——后悔要的诊金太低,更后悔接了这个单。

  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鼻梁高挺,眉眼深邃,神光内蕴,一袭月牙白锦袍,虽然脸色苍白,仍不掩清隽俊美。

  这是她在江陵,不,这是她两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衣着低调,气质清冷,通身带着说不出的贵气。

  这哪里是寻常公子?

  而他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左胸,一处在右腹,皆由利箭射穿,眼看应该伤了有段时间了,但伤口溃烂,迟迟未曾愈合——摆明了带毒!

  这是把他往死里搞呢!任谁看都能猜得出肯定是有着深仇大恨,才会下此死手。

  一不小心,她也得被扯进去。

  叶初棠:“……”

  讨厌一些没有边界感的病号。

  连舟看她面色微沉,心下焦急:“怎么?看不了?”

  就知道不能对这种小医馆抱希望的……

  叶初棠把完脉,站起身,听到这话有点想笑。

  身为古医世家第三十一代继承人,不知道多少人求着上门看诊而不得。

  当初她意外身亡,虽然没来得及当上门主,但人生的前二十多年一直都在为此做准备,各门各术力求精通,真真正正的卷王之王,没想到重生一世,业务能力被连续质疑。

  “能看。”她写了副药方,递给连舟,“出门右转,你去抓药。另外这是独门秘方,二百两。”

  连舟:“……”

  他不肯走,主子身边现在只剩下他了,危机四伏,他不能掉以轻心。

  “我得守着我家主子。”

  叶初棠语气平和:“一个时辰内喝不上药,你家主子就再也不用你守了。”

  连舟眼皮跳了跳,刚要反驳,就见自家主子似乎笑了一下。

  “你去吧。”

  连舟只能应了,快步而出。

  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很是安静。

  叶初棠从旁拿起剪子,看向躺在床上的男人,在他左胸比划了下。

  “我动手了?不介意吧?”

  男人眸色沉沉地看着她,微微一笑。

  “请。”

  ……

  连舟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主子合着眼,衣衫凌乱地躺在那。

  “主子!”他心慌上前。

  “药已经换好了。”叶初棠接过他取来的药,准备拿去煎,边往外走边道,“他重伤未愈,体内还留有余毒,身体虚弱,先让他休息吧,等会儿药煎好了再喝。”

  连舟这才发现自己是误会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多、多谢!”

  叶初棠刚走几步,院子里忽然冲出来一个小奶团,扑到了她身上。

  她低头,瞧着那张肉乎乎白嫩嫩的小脸,忍不住一笑。

  “睡醒啦?饿不饿,要不要吃芙蓉糕?”

  小奶团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望着她,巴巴用力点头。

  叶初棠捏了捏小奶团的脸蛋。

  身后房间内,躺着的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连舟总算松了口气,“太好了!谁能料到这个小医馆的大夫,还确有几分本事,真是深藏不露!”

  沈延川静静望着院子里的一幕,若有所思,下颌轻点。

  “的确。想不到年纪轻轻,孩子都这么大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