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嘉宁
岁岁嘉宁

岁岁嘉宁

非扶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6-22 00:01:42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317章番外四:端午

第1章死了,但没完全死

  和床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的“自己”面面相觑一个时辰,谢霜歌终于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

  死了,但又没完全死。

  一个时辰前,她替皇帝舅舅挡了刺客一刀,刀上有毒,她当场眼一闭晕死过去,怎么回来的不知道,反正她再睁眼,就已经是一缕孤魂。

  当时她惊慌失措,来来回回往床上的身体扑,可不管她怎么折腾,就是回不去。

  往常看话本子,她只见过人死魂出窍,从未想过人没死也能出。

  谢霜歌坐在床边,认命了。

  她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毒也解了,还有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这次中毒误打误撞,以毒攻毒,把她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余毒解了。

  之前受余毒影响,她心智不太成熟,直白点说就是傻,现在魂魄离体,整个人都清醒了,看什么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那些闻风而来探望她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她竟然也能分辨一二。

  谢霜歌瞬间释然,只是在看到皇帝舅舅自责的脸时还是会觉得难受。

  去而复返的御医们排队上前给她把脉,谢霜歌蹲在边上幽幽的看着,忍无可忍的扭过头问:“你们能不把了吗?隔着层丝帕我都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你们按出茧子了。”

  御医们听不到她的声音,依然面色肃然的轮番上前,然后苦大仇深的离开。

  谢霜歌:“……”

  她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御医出去和舅舅说:“皇上,嘉宁公主暂无性命之忧,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许是元气损耗太大,今晚再看,若是明日还没醒,臣等再想办法用药。”

  皇上闻言往这边看了一眼,虽然明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谢霜歌还是愣愣的看着他,眼眶发酸,“舅舅……”

  皇上红了眼眶,半晌之后说:“既然如此,就再等一晚,太后那边受不得刺激,这件事暂时瞒着她。”

  “是。”

  谢霜歌喉咙发涩,看着他们离开,想哭却哭不出来。

  她生母乃是荣定长公主,皇上的庶姐,父亲是谢家探花郎,两人夫妻恩爱,只有一女,宠如珠宝,可南疆一战,夫妻二人战死沙场,留她一人,被太后养于膝下,皇上更是破格封她为公主,赐号嘉宁,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

  甚至她之前求皇上给她赐婚,皇上也答应了,说等从行宫回去,就给她拟旨,定让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注定实现不了了。

  谢霜歌站起来,飘到门口,想出去,却被外面的阳光刺的浑身灼痛难忍,无法,只能折身回到暗处,然而余光一瞥,她忽的顿住了脚步,怔怔的看着那个迎光而来的身影。

  来人一身月白锦袍,在耀眼的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柔和光晕,衬的他面如冠玉,清俊不凡。

  压袍的羊脂玉佩也泛着温润细腻的光泽,像极了他——沈含誉,霁月清风的伯阳侯世子,金都贵女心中最想嫁的男人之一。

  也是她的心上人,差一点就要成婚的准驸马。

  谢霜歌忍不住从暗处走出来,定定的看着他,双眼发涩。

  “我来探望嘉宁公主,还请通融一下。”

  沈含誉对着门口守着的宫女拱手,姿态从容平和。

  宫女对视一眼,小声道:“世子请勿久留。”

  “多谢。”沈含誉轻轻的笑了下,眼里像揉碎了月光。

  宫里人都知道他和嘉宁公主的关系,即使两人还没成婚,但也就差一道圣旨,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含誉顺利进了寝殿,离了宫女的视线,他脸上的笑意逐渐冷淡下来,走到床边的时候消失殆尽。

  他漠然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谢霜歌,视线从她的额头眼睛滑到干燥没有血色的唇瓣,没做半分停留。

  谢霜歌一直跟在他身边,把他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不由得有些茫然:“你……怎么了?”

  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如此陌生?就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谢霜歌迟疑的垂眸,床上躺的是自己没错啊?

  她又看向沈含誉,这是她的心上人没错啊。

  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差一点,怎么就昏迷了呢?”沈含誉的声音很轻,但架不住有人耳朵灵。

  正当谢霜歌惊疑不定之际,一道冷厉低沉的声音由远及近,似是含着怒火,“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沈含誉身子一僵,缓缓回眸。

  谢霜歌愕然,他怎么也来了?

  还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外面传来宫女太监的问安声,却迟迟没听到回应,谢霜歌的唇瓣抿起,戒备的往后退了退,她其实是有点害怕来人的。

  金都坊间有句浑话,说天子脚下,两个惹不得。

  一是嘉宁公主谢霜歌,背靠皇上太后,无人敢欺。

  一是锦衣卫指挥使楚无恨,年纪轻轻,手段狠辣,只奉皇命,是皇帝手里最好用的刀。

  若说这两个谁更不好惹些,还得是楚无恨,连谢霜歌都承认这一点,因为这人每次见到她都没什么好脸色,还处处针对沈含誉,被谢霜歌暗戳戳列为死对头,一直想替沈含誉教训教训他,却没找到机会。

  胡思乱想间,来人已大步入内,红色飞鱼服张扬艳丽,乌纱帽沉稳庄重,配上那张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脸,有种沉郁的妖冶。

  绣春刀藏在鞘中,静默无声,却难掩杀气。

  沈含誉转过身,看着在自己三步外站定的人,眸光淡漠,不疾不徐道:“楚大人慎言。”

  “呵。”楚无恨瞥他一眼,便移开视线落在后面的床上,刚看到一截浅金色被角,沈含誉就挡住了他的视线。

  楚无恨眸光微敛,眼底暗流涌动。

  “让开。”

  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紧了刀柄,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

  沈含誉面不改色:“楚大人无诏擅闯公主寝殿,怕是不妥吧?”

  楚无恨闻言微微挑了下眉,“这话该问你才对,你以什么身份站在这儿?”

  谢霜歌站在边上,闻言也看向了沈含誉,想听听他怎么说。

  沈含誉轻笑:“霜儿与我的婚事……”

  “你还没过门。”楚无恨面无表情的打断了沈含誉的话,“就什么都不是。”

  他唇角微勾,薄厚适中的唇掷地有声的吐出一个字:“滚。”

  沈含誉:“……”

  ……

  ——题外话——

  新书阅读指南:

  1.虚构!架空!无真实背景,官职体系大乱炖,服务于剧情,我还会瞎编,不要当真!不要纠结!不喜欢立刻点叉,你好我也好,鞠躬~

  2.双洁1v1,he,非大女主,前期男主视角偏多,另外角色三观由其成长经历形成,不代表作者三观,请勿上升

  3.谢绝写作指导,ky,此类一律删除不解释,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部作品,拒绝拉踩

  4.每日凌晨更新,如有意外情况会提前说明,入v后每日保证两更

  5.评论管理,合理建议好好说话三星不删,挑刺硬杠人身攻击辱骂一律拉黑删除

  6.感谢每一位用心看文捉虫的朋友,谢谢,有空会一起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