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夫人是个娇气包
顾少夫人是个娇气包

顾少夫人是个娇气包

花朝满月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45.22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3-03-31 23:02:02

【先婚后恋+偏日常+恋爱线为主】 乔予羡第一次见到顾砚璟的时候,在心里评价了他四个字:冰山美人。
几秒之后,又评价了四个字:冷面煞神。
而她当时的脑袋里就有一个想法:想和这个男人结婚。
然后...一个月后,那个心狠手辣的顾少被逼婚了。
...
后来有人问顾砚璟:乔予羡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砚璟想了想道:“小话痨,娇气包,胆子太大...像是个妖精。”
目录

4小时前·连载至第192章 顾少有点急......

第1章 贪图美色结了个婚

  京都,八月份,烈日当空,干燥炎热。

  一辆迈巴赫缓缓停在民政局门口。

  乔予羡坐在车子后座,透过车窗看向了民政局。

  可能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还是下午,此时的门口有些冷清。

  “还有反悔的机会。”坐在她边上的男人开口。

  声音又冷又硬,像是冷霜,无情凉薄。

  乔予羡摩挲着手里的户口本,偏头看向了边上的男人。

  顾砚璟穿着笔挺的西装,腿上放着电脑,矜贵冷峻,说话的时候,视线也没有从屏幕上移开。

  人和他的声音一样,浑身上下绕着一股冷气,拒人千里。

  乔予羡的眼睛眨了一下,问道:“你想反悔?”

  顾砚璟撩起眼皮,偏头看向她。

  刹那间,乔予羡觉得一直萦绕在车内的强大压迫感骤然增强,悉数压向了她。

  她的小心脏颤了颤,捏紧了手里的户口本。

  但并没有移开视线,依然看着他。

  顾砚璟的皮肤冷白,嘴唇削薄,颜色有些浅,鼻梁高挺,眼睛很好看,有点像丹凤眼,双眼皮窄窄的。

  只是眼底的神色带着渗人的戾气。

  宛若一座千年冰山,融化不开,还寒气逼人。

  乔予羡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就默默评价了四个字:冰山美人。

  几秒之后,又评价了四个字:冷面煞神。

  “你的户口本在我手里。”乔予羡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户口本,眉毛小小扬了一下,语气里有点小得意,“顾爷爷说了,今天结婚证拿不回去,他就和你断绝关系。”

  坐在前边的司机握着方向盘,指节有些泛白。听见她的话,从后视镜偷偷瞄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见,又仓惶收回视线。整个人紧张的后背僵直。

  车里的气氛也有些凝固,压迫感密麻聚集,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顾砚璟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的时候,从她纤细的手腕上划过。

  她的腕上戴着一根红绳,上边穿着一个直径两厘米左右的朱砂平安扣,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格外惹眼。

  顾砚璟没再说什么,直接下车。

  车门打开,又关上。

  压迫感消失,车里的气氛变得轻松。乔予羡深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司机的肩。

  司机被她拍得一个激灵,身体一抖,唇色都白了。

  “兄弟,你这份钱赚的太不容易了。”乔予羡道。

  司机擦着额头上的汗,悻悻笑着。

  乔予羡往窗外看了一眼,见顾砚璟已经往民政局里走了,她开门下车,追了上去。

  两人中间隔着一米的距离,一起往民政局里走。

  为了拍证件照,乔予羡今天特意穿了一身白色的束腰裙子,身材高挑,小腰纤细。

  她把户口本放在了挎在身侧的包里,双手背在身后,偏头看着顾砚璟。

  这男人很高,看上去快有一米九了,穿着一身裁剪精良的西装,身材比例非常好,西服裤子包裹的双腿又长又直。

  气质也很独特,清隽洒落,飒飒如雪。

  乔予羡这么看着,不由地低头扬了扬嘴角。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一个月前,在医院的高级病房。

  乔予羡的朋友拍戏肩膀脱臼住院,她去探病。

  那天,她站在自己朋友病房门口,偏头往隔壁病房看了一眼。

  隔壁病房门口站着四个保镖,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冷着脸,面露凶光。

  她好奇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个时候,顾砚璟从病房里出来了。

  他半垂着视线,边走边系西服扣子。

  嘴唇抿着,唇角平直,面无表情,带着冰冷的攻击性。

  五官立体,每一处都精细好看。

  乔予羡像是一张过滤网,把他沉冷骇人的气场过滤掉,就只看到了他的美貌。

  当时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想和这个男人结婚。

  她也马上付诸了行动。

  和朋友打听了隔壁病房的信息,又顺着把顾砚璟给打听了。

  之后连着三天来医院,接触到了隔壁病房的顾家老爷子。

  然后她把顾家老爷子攻略了。

  还很直接的和顾家老爷子说明了自己讨好他的目的。

  就是想泡他孙子。

  而这顾家老爷子不知是真的很喜欢她,还是出于别的什么目的,还真把自己孙子推了出来。

  顾老爷子昨天出院,出院的时候只和乔予羡说了一句话:“明天户口本给你送过来。”

  当时顾砚璟就在她边上,冷着一张脸,一副绝不可能的表情。

  结果今天午饭后她接到了老爷子身边管家送过来的户口本,还和她说了拿顾老爷子威胁顾砚璟的那句话。

  管家陪着她等了半个小时,顾砚璟就来了。

  再然后,两人就到了民政局门口。

  一个月的时间,乔予羡只和顾砚璟见了三次面,说话超不过十句,却讨好了他家老爷子,把人逼来结婚。

  从民政局出来,乔予羡看着自己手里的两张结婚证。

  又看了看边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的人,看不出喜怒,猜不透心思。

  “给你一个。”乔予羡把其中一个给了他。

  顾砚璟手里拿着自己的户口本,看都没有看一眼,道:“不用。”

  乔予羡眉梢动了动,把两个结婚证都放在了自己包里:“那...我们去哪儿?”

  顾砚璟看向她,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

  但乔予羡读懂了他是在询问自己。她漂亮的狐狸眼一弯,道:“咱们结婚了,当然要住在一起。我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搬。”

  顾砚璟看了她两秒,移开了视线,往车那边走,冷声道:“送你过去。”

  “好。”乔予羡跟上他。

  顾砚璟把她送到了枫林别苑。

  他偶尔落脚的地方之一。

  乔予羡从车里看了一下别墅。

  “晚些时候会让阿姨过来做饭。也会有人定期过来打扫。”顾砚璟开口道。

  乔予羡点头应着。

  对于她的出现,她的突然接近,顾砚璟肯定会防着,肯定不会把她带到他常住的地方。

  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你呢?”她问道。

  顾砚璟又看向了她。

  “你不会是想把我扔在这儿,然后不管我吧?”乔予羡也看着他。

  顾砚璟:“......有时间我会过来。”

  “那今晚呢?”乔予羡又问道。

  顾砚璟没有回答,而是道:“别墅里有车,司机给你留下帮忙搬东西。”

  “哦。”

  乔予羡应完,打开车门下车。

  司机与她一同下车,打开了顾砚璟那侧的车门。

  顾砚璟下车,坐到了驾驶座,打算关门的时候,乔予羡的手拉住了车门,双眸含笑看着他。

  她的皮肤白嫩,眉毛长直,一双狐狸眼,一抹嫣红唇,笑起来的时候,水灵灵,调皮又勾人:“今晚等你回家。”

  说完就放开了车门。

  听着她故意逗人的语气,顾砚璟凝眉,抿唇,收回视线,关车门,把车开走。

  乔予羡看着开走的车,想起顾砚璟刚刚阴沉的表情,笑出了声音......

版权信息

新人免费读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