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权臣
二嫁权臣

二嫁权臣

虞幼微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5-02 20:05:06

出生即被抱错的国公府嫡女被迎回京城,高嫁睿王府。 宽仁待下,却成刁奴笑柄。厚待娘家,却遭人背叛利用。 她殚精竭虑,助夫君登上皇位。竟不知全家献祭她铺血路,假千金也已珠胎暗结。 帝后新婚夜,她于暴室任人凌辱,含恨而终。 再度睁眼,重回初入国公府的那日。 阖家偏心千娇万宠的“嫡妹”?没事,她只需踩在这群人的肩头上位,并无伤怀。 假千金喜欢挖她墙角?没事,她会趁早撮合这对有情人,再绝了睿王的太子梦,并无遗憾。 只是…… 前世早就沦为炮灰的病痨皇子,今生为何强撑着一口气,只为邀她走向权力之巅? * 乡下长大的野丫头竟敢退了与当朝二皇子的婚约? 见识过此女的木讷无趣,他反倒松了口气。 再相遇时,蒙尘珠玉摇曳生姿,清妩面容盘踞他心头。 他逾矩,他失控,于窄巷拦她去路—— “懿儿,随本王……” 有人瞬时挡在她身前,低沉慵懒的嗓音在回应:“爱妻有孕在身,皇兄一身酒气,快离远些!”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98章 慎刑司

第1章 所谓公府贵女

  “乡下来的就是没见识,路过下人院落也要盯这半天?!”

  飞檐细雨扑簌下坠,水雾氤氲,倒是缓解了周清懿的怔忡。

  她重生了,回到初入国公府的这天。

  前世,被迎回京城的她,处处谨小慎微,生怕讨人不喜。就连对待奴仆,也带着些许谄媚。

  然而,整个国公府,上至老太君与爹娘,下至守门小厮,认可的千金小姐,有且只有被抱错的那一位。

  无妨,养育之恩大过天,她可以忍。

  毕竟,血亲还为她选了门好亲事,借着姻亲关系,让她高嫁给权势煊赫的睿王。

  夫君宠她敬她,并未纳妾。又给予她管家权,允她听政,无形中弥补了那份缺憾。

  于是,她殚精竭虑,与娘家一起为睿王入主东宫铺路。一路走来,甚是艰辛。有几次遭人暗算差点身亡,她愣是扛住伤痛,继续辅佐良人。

  终是盼到那一日,睿王被立为太子,继而监国。

  帝君病故,睿王登基。

  本应为后的她,却被人丢去暴室。

  老太君冷着一张脸威胁:“你若能安分点,星瑶还会赏你口饭吃。若是不识抬举,休怪我们无情!”

  爹娘避开她的视线:“能为你妹妹挡住明枪暗箭,你也算立了功。余生在这儿待着,星瑶不会亏待你的。”

  她伏在病榻上,咳出了血。

  原来,血肉至亲对她唯一的恩赐,也是带着目的!

  他们都心疼周星瑶,便故意将她推向睿王身侧,只等大局已定,再弃她出局!

  那位许诺专情于她一人的夫君呢?

  她还痴痴等候唯一的希望,直到他扶着已有身孕的周星瑶站在她眼前。

  “瑶儿虽非正统出身,却有贵女风范。岳家向来也是扶持她的,而你……粗俗寡淡的村姑罢了。若不是为了朝堂名声,又能误导那群人,你以为,朕会乐意娶你?”

  也是这样的雨夜,她被囚于暴室。

  所谓嫡妹,送来一批又一批的丑恶乞丐,将她肆意凌辱。

  又引来帝王,遭他痛斥:“你果真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妇!”

  灌毒汤,复解药,凌迟刑。

  她终究没撑上几日,残破的身子抽搐之后,便含恨而终。

  “说你呢!走快点!”

  身旁的杨妈妈已经没了耐心,伸手推搡她一把,用了八成的力气。

  周清懿趔趄一步,从过往回忆中抽离。

  待她站稳,转身就是一耳光,干脆利落。

  “……你?!”杨妈妈难以置信的捂住右脸,刚要反驳,又被打了一巴掌,“哎哟!”

  旁边本来凑在一块偷偷笑话她的丫头们,见状纷纷下跪,大气也不敢出。

  “祖母吩咐你来迎我去碧岫阁,就是这么个迎法?”

  周清懿记得此人,向来是个墙头草,一心想巴结上位,可惜入不了主子们的眼。

  老太君并未派贴身嬷嬷来,态度可想而知。

  既然上辈子无论她如何折腾,都博不了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于他们而言,她始终是个未开化的乡野村姑。

  那么现在,她就野给各位看!

  与其做个受气包,不如先让自己痛快!

  “大小姐,是老奴的错,您消消气……”

  杨妈妈见势不妙,连忙认错。

  她正想训上几句,便听见一声娇俏甜糯的呼唤:“是姐姐来了吗?”

  相仿的年纪,对方却出落的更为标致。浅笑就会漾起的梨涡,罗裙笼罩不住的身姿袅娜,还有那双含情桃花眼—

  周星瑶!

  她下意识的攥紧右手,任由对方热情的挽住小臂:“怎么都跪着?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刁奴不听话,由得他们跪去。”她不着痕迹的抽出手,“来之前,我特地打听过。娘只有一双儿女,你是哪位姨娘生的妹妹?”

  当众被戳中痛处,周星瑶的神色黯了黯,忙不迭想把她往碧岫阁拉:“姐姐先随我去见祖母吧!”

  熟悉的厅堂内,端坐着那几位血亲。

  还未进门,就听到老太君慈祥的嘱咐:“星瑶啊,慢点跑,雨天路滑,可别磕着哪儿了!”

  甫一见到周清懿,又立刻正色冷哼道:“才刚入府,就让长辈们好等,你的架子还真不小!”

  “祖母可别错怪姐姐了!”周星瑶几步窜进老太君的怀里,温声解释道,“方才杨妈妈做错了事,姐姐罚他们跪了一片,是在替祖母管教下人呢!”

  “哦?”

  拖长的语调,满是不喜。

  她早已习惯了周星瑶的这番做派,并未急着反驳。

  “我和你母亲还在呢,暂时还用不着你来管家!”

  “祖母治家严谨,懿儿回京这段路上,已经听到了不少夸赞。今日之事,孙女实在是不想让几个刁仆,坏了国公府的名声,不得已而为之。”

  老太君闻言,放下手中茶盏:“此话怎讲?”

  “祖母派杨妈妈迎孙女回府,她却出言讽刺甚至责打孙女。您与爹娘必然是心疼孙女的遭遇,才特地派人将孙女从乡下接回来,怎会默许仆人为难孙女?杨妈妈此举,一来有损您的颜面,二来伤了至亲情分,孙女不得不罚!否则,国公府里人人效仿,风气不正,往后欺上瞒下闯出大祸,那就不是罚跪的事了。”

  说完,周清懿露出暗自掐红的小臂,眼眸中雾气迷蒙,轻叹一声。

  “那杨婆子向来心术不正,赶紧发卖了去!省得污人眼!”母亲苏氏似有不忍,拉过她的手,“懿儿这些年受苦了!那位,就是和你一起被抱错的妹妹,她……”

  她知晓接下来的剧情。

  所有人都想让周星瑶留下来,甚至不舍得编个由头让养女搬出府住。前世,她在此时流露出一抹惆怅,落在他们眼里,就成了不合时宜。

  冷血自私的评价,便追随她一生。

  思及此,周清懿打断了苏氏的话:“抱错之事,并非妹妹的错。当初,她也只是个襁褓婴孩,何其无辜!爹娘与祖母养育妹妹这么多年,情分已在,何不让妹妹留下来?往后,我与她姐妹相称,也算全了一番情意。”

  老太君紧绷着的脸,终于有所缓和。

  “你这丫头,虽然行事冲动,却还算识礼数,不算坏。”

  “娘亲贤惠良善,父亲高山景行,孙女自然也不会差的。”周清懿接过话茬,又望向神色不自然的周星瑶,“妹妹,往后还请你多多指教。”

  开局就把仇人打发走,还有什么乐趣?

  当然是留在身边慢慢折磨,才好偿了前世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