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贴贴,我带你在后宫躺赢!
娘亲贴贴,我带你在后宫躺赢!

娘亲贴贴,我带你在后宫躺赢!

权多金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7-01 22:40:13

【大佬穿书+全家读心术+炮灰逆袭+团宠+躺赢】 傅笙笙一朝穿书,成为大应朝的小公主。 可惜是个一出生就被掐死的小炮灰,一家四口手牵手,整整齐齐下黄泉。 看着美丽温柔的生母,傅笙笙深深叹了口气。 【亲娘咧,你把人家当姐妹,人家要害死我们母女呢!】 柔弱温顺的生母站起来就把恶毒姐妹踩进了泥里。 看着痴傻呆滞的亲大哥,傅笙笙好心疼哦。 【大哥你本是少年天才,却遭人谋害变成痴儿,备受欺辱,实在是太惨了!好在你这脑子我能治!】 转头,亲大哥神志清明,替父监国,君临天下。 【二哥你虎头虎脑,遭人陷害不自知,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呢!】 从此亲二哥做事之前先动脑,成为最有名的京城小神童。 【父皇啊,你知道你这个暴君最后不得好死吗?】 天武帝不知道,他听不见这话。 【父皇啊,你知道你英明神武,功盖尧舜吗?】 天武帝听见了,加封傅笙笙为护国公主,位比太子。 本会因民怨沸腾而被推翻的大应王朝,因傅笙笙的出现,百姓安居乐业,再无人提起义之事。 本该黄泉路上手拉手的一家四口,个个逆天改命。 傅笙笙还没长大呢,便成了全大应百姓敬仰的存在。
目录

19天前·连载至第二百一十三章 尾声

第一章 这不是投胎投了寂寞???

  天地崩坏,万物凋亡,世界走向终结之时,傅笙笙以身殉道。

  她的毕生修为回归天地。

  她的身躯化作日月星辰。

  看着破碎的世界被一点点修补起来,傅笙笙残留的最后一点神魂渐渐消亡。

  再次有知觉时,傅笙笙感觉有人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隐隐约约的,她听见有人说:“生了生了!是位小公主。只是……”

  另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抱来我看看。”

  傅笙笙感觉捂住自己口鼻的力度更紧了些。

  稳婆的声音磕磕绊绊:“可……可……是个死婴!”

  “什么?”那道温柔的女声惊呼,随即便是重物从床上掉下去的声响。

  才生产完的霍心兰不顾形象的摔倒在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宫女连忙去扶她,“小主小心,地上凉,奴婢扶您起来。”

  霍心兰推开她的手,一眼不眨地盯着稳婆手中的孩子。

  她看不到稳婆怀中的婴孩儿面容,只能瞥见孩子垂在外面的素白小手。

  小手圆润微胖,仿佛一截莲藕。

  霍心兰的眼泪无声在眼眶中积聚,难以接受地喃喃自语:“怎么会是死婴?我已经很小心了,怎么会是死婴?”

  “脐带绕脖生下来的孩子就是这样的。”稳婆小心翼翼地说,压着傅笙笙口鼻的手更加用力。

  霍心兰的哭声再也抑制不住,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一下什么都看不见。

  宫女碧珠跟着落泪,强忍哭腔劝她:“小主,咱们先起来,九皇子和十七皇子还要您照顾呢。”

  帮忙接生的赵嬷嬷跪在霍心兰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跟着劝:

  “是啊,虽然九皇子心性犹如三岁稚儿、十七皇子今儿个又被陛下责罚,但您要保重身子啊。”

  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碧珠扭头瞪她,赵嬷嬷只当没有看到。

  想到自己那两个不受皇帝喜爱的儿子,霍心兰更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抱……我看看……”

  “死婴面色青紫,怕是要吓着您。”赵嬷嬷劝慰。

  原本昏昏沉沉的傅笙笙听到几人的对话,一下被惊醒。

  小主生了个死婴?

  九皇子心性犹如三岁稚儿、十七皇子今儿个又被陛下责罚……

  这不是她从前看过的一个话本吗?!

  话本中,无权无势的霍心兰因样貌出众,被皇帝看中,引得其余宫妃嫉妒。

  霍心兰因此被卷入后宫纠纷,自身以及所生的两子一女皆是死状凄惨。

  稳婆体贴地又说:“小主,宫里出现死婴不吉利。未免陛下不喜,奴婢带出去寻一处好地方埋了吧。”

  说完,不等霍心兰发话,她就死死捂住傅笙笙的口鼻带着她往外走。

  嚯,她投胎成了那个一出生就被活埋死的倒霉小公主???

  这不是投胎投了寂寞???

  刚学会呼吸的傅笙笙感受到强烈的窒息感,拼命挣扎。

  可惜口鼻被稳婆紧紧捂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傅笙笙只能急得在心里大喊。

  【啊啊啊啊救命!!!】

  【憋死我了!!!】

  【娘亲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我没死!没死!在喘气儿呢!】

  陷入极度悲痛中的霍心兰隐约听见个小奶音在呼号,整个人一怔。

  她错愕地抬起头。

  屋中宫人谁都没有出声,可那个小奶音仍旧在她耳边回荡。

  【我滴亲娘!酷爱救我!!】

  【亲娘你再不把我从稳婆手里抢回去,我就真要成死婴了!】

  眼看稳婆就要抱着傅笙笙走出产房,霍心兰几乎是本能地从地上弹起来,直接扑上去。

  “把孩子给我!”她厉声呵道。

  稳婆心神一颤,脚步更快。

  碧珠意识到不对劲,飞快跑过去,一把将傅笙笙从她怀中夺走。

  稳婆重心不稳,一下摔倒在地。

  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傅笙笙心有余悸地做了个深呼吸,心疼地揉着自己发疼的小脸。

  【可算顺畅了。】

  【真是憋死我惹。】

  【骨头都要被这个老太婆捂断了!】

  碧珠惊得瞪大了眼睛:“公主还活着!小主,公主活着!”

  霍心兰忍着身上剧痛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紧紧抱住女儿。

  看到傅笙笙脸上被捂出的青紫痕迹,怒从心起:“你好大的胆子,怎么敢谋害公主!”

  稳婆见状不妙,爬起来就往外跑。

  碧珠抄起一旁的小杌子就追了上去,直接砸在稳婆背上,疼得稳婆站不起身,倒在地上只喊“诶呦”。

  “把她拿下!”霍心兰一贯是个好脾气,今日也是怒极。

  守在院中的小太监急忙上前将人拿下。

  【还有一个!】

  傅笙笙记得刚刚还有个婆子帮腔。

  赵嬷嬷弓着身子正沿着窗沿悄步而逃。

  霍心兰想起她,同样吩咐小太监拿下:“先分开关起来,再去告诉陛下,有人想害小公主!”

  碧珠忍着心中的火气扶霍心兰进屋,低声怒骂:“宫里这些人实在是过于下作!”

  “害了咱们九皇子不算,连才出生的小公主都不放过!”

  “您都失宠多久了,她们怎么还这么恨您?”

  【因为嫉妒呀。】

  【想害您,当然是一点后路都不给您留呀。】

  【我可怜滴亲娘哟,怎么还指望我那个渣渣爹呢?】

  【渣渣爹但凡对您有几分真心,您都不会过得像现在这般艰难。】

  软乎乎的小奶音断断续续出现在耳边,霍心兰的一颗心狂跳不止。

  她这是能听到女儿的心声吗?

  怀中的孩子白白胖胖,健康得很,软乎乎的小胖手正在轻轻揉着脸颊。

  之前两个儿子出生时,没有一个像女儿这般圆润可爱。

  只是女儿精致如瓷娃娃一般的脸颊上,残留着稳婆刚刚捂她口鼻时留下的青紫痕迹。

  看得霍心兰愈发触目惊心。

  【唉,也不知道鼻子有没有被摁扁。】

  【要是变成塌鼻子,一定很难看。】

  傅笙笙苦恼地抽了抽鼻子。

  “囡囡?”霍心兰温柔地喊。

  屋内光线昏暗些,傅笙笙总算是能睁开眼睛了。

  小家伙长长的睫毛犹如鸦羽,轻轻抖动,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世界。

  【哇塞,这就是我娘亲吗?】

  【娘亲真漂亮!贴贴!】

  小家伙的身子一动一动的,似乎是想要跳起来跟她贴贴。

  霍心兰试探性地低下头去,轻轻亲了下女儿的脸颊,把小家伙开心得咯咯直笑。

  【耶耶耶!美人娘亲亲我啦!】

  【开森!超级开森!】

  霍心兰又是错愕,又是惊喜。

  她居然真的能听到女儿心声!

  碧珠抱起傅笙笙去洗澡,给她换上霍心兰亲自做的小衣裳,抱到霍心兰面前:

  “咱们小公主真是乖巧,给她洗澡完全不折腾,一点点哭声都没有。”

  “奴婢从未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

  霍心兰抱着孩子,心头熨帖。

  正在这时,宫人匆匆来报:“小主,张婕妤来了。”

  霍心兰心头一沉。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