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4岁半:姑奶奶她奶又甜
玄学大佬4岁半:姑奶奶她奶又甜

玄学大佬4岁半:姑奶奶她奶又甜

秦时如音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4-07-20 13:29:58

人人都知道,w市的沈家来位四岁半的奶团子。
起初以为她是沈老爷子预订的未来孙媳妇,谁知,奶团子开口就是一句:
我是你们的姑奶奶。
本以为这就是个辈分笑话,谁知这位“姑奶奶”开始不断在各大场合刷脸。
*
大侄子被人用东南亚邪术下降头,中魅术,她慧眼破局,化解小鬼死灵怨念,助她转世投胎,积功德一件;
著名富豪身患绝症,夜夜噩梦缠身,新闻冲上热搜,记者巴巴去采访,结果看见人家活蹦乱跳地给“姑奶奶”送锦旗;
某集团施工场地怪事频出,地基打不进,楼板封不住,历经曲折才得以落成,剪彩那天,“姑奶奶”甜甜一笑站C位,露出一排小米牙;
……
抓鬼算命看人心,姑奶奶表示,心存善念,且行好事,一切魍魉皆云烟。
大家渐渐发现,这位“姑奶奶”不仅有真本事,会的也真多啊!
他们真心拜服,就是不知道这位“姑奶奶”还缺孙子不?
目录

11小时前·连载至第295章 我赶时间,要去拯救世界

第1章 我是姑奶奶

  华国W市。

  沈家有关清河花园高档住宅项目的剪彩仪式正在进行中。

  现场除了数不清的记者,还有不少与沈家相识的豪门权贵。

  衣香鬓影间,没人注意到一个穿着打扮与现场格格不入的小孩正在不断靠近。

  她身量小小,看起来不过四五岁模样。

  穿着一身朴素的道袍,柔顺的头发被盘成一个小髻,用一根木簪固定。

  额间一点红痣像被人不小心晕上去的胭脂,忽略她过分精致漂亮的长相,这副打扮俨然就是一个小道长。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浅浅叹出一口气,将手中的罗盘收进斜挎的小布包中。

  “总算找到了。”

  罗盘者,辨位寻物定风水。

  而沈清冉今天,是来寻亲的。

  她站在稍远的位置用目力不断扫视着在场的人,还不待她将所有人看个遍,就有人起身,像是准备离开。

  原来剪彩仪式已经接近尾声。

  停在现场的车辆排列得整整齐齐,只等待着沈家家主一声令下,便可以将相关人士接去之后的晚宴。

  见状冉冉的小脸愁成一团,“要换位置么,可我才刚来呀。”

  最前面的几辆车旁,沈家的长孙沈止辰刚要上车就被一个小男孩拽住了手臂。

  “哥哥,我可以和你坐一辆车吗?”

  沈止辰年纪尚小,却早早养成了和他爸一样不苟言笑的性子,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冷淡,“不可以。”

  小男孩嘴巴一瘪,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他转头去看站在他身后的黑裙女人,“妈妈!为什么?!为什么哥哥不让我和他坐一起!”

  “这辆车只有沈家人可以坐,你应该去后面的车,还有...“沈止辰面无表情道:“不要叫我哥哥。”

  黑裙女人脸上柔柔的笑意僵了一瞬,“小辰,你怎么能这么对弟弟说话呢,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呀!”

  “我说了,他不是我弟弟。”

  沈止辰冷冷对上黑裙女人的双眼,“至于以后...你和我爸的婚事如何,犹未可知。”

  专门训练过耳力的冉冉听到他们的对话,眼睛忍不住发亮,沈家人可以坐车,也就是说她也可以坐车啦!

  刚好她脚趾头都走痛了!

  冉冉瞬间身轻如燕,几步踏出就走到了沈止辰面前,没人看清她是怎么过来的。

  只见她盯着沈止辰,双眼亮晶晶的。

  吹弹可破的白皙脸蛋还带着圆圆的婴儿肥,加上粉嘟嘟的嘴巴,看得人心都软了。

  真是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道童!

  可她一开口,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冉冉望着沈止辰一脸认真,“敢问小友家中行几?与沈国栋是何关系?”

  周围注意到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张大嘴巴。

  不到十岁的孩子有活泼好动的、也有安静内敛的,但像面前这个......

  “仙风道骨”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好好一个乖娃娃一开口,怎么感觉要长出一把轻飘飘的白胡子了!

  驻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保镖注意到这动静赶紧上前,一眼看过去,穿着寒酸的冉冉他瞧着面生得很,应该不是与会人员。

  “去去!小孩去别的地方要饭去,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一个小乞丐也敢来瞎掺和!”

  冉冉很委屈,她明明穿着道袍,这个大叔怎么睁眼说瞎话呢?

  “我不是小乞丐,我是沈国栋的妹妹。”冉冉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这次是专门来找他的。”

  一身黑色小西装的沈止辰听得眉头一皱,这个奇怪小女孩口中的沈国栋,是他的爷爷。

  一个比他还小上许多的小孩,开口说她是他爷爷的妹妹?

  江雅丽忽然捂嘴笑了起来,身上的黑裙衬出她妖娆的身段,“小朋友真有意思,乱攀亲戚攀到沈家头上了。”

  她身前原本还嚎啕大哭的小男孩看见突然出现的冉冉,许是觉得有趣,竟然没再继续哭,甚至还伸手想去掐冉冉的脸蛋。

  只是还没碰到就被江雅丽一把打落。

  她压低声音道,“脏死了!这种人每天吃垃圾长大的!你都不知道她身上有多少细菌!”

  沈清冉歪歪头,什么菌?

  她只记得妈妈跟她讲过,她爱吃的蘑菇是真菌,细菌是一种更好吃的蘑菇吗?

  她忙前前后后看自己的身体,难道是赶路的时候沾上了黏黏的蘑菇?

  保安看冉冉动来动去,偏偏脚像生了根一般不动,他懒得和她过多纠缠,想直接提了她的领子扔出去。

  可一双大手在空中挥了几下,竟然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

  周围人瞧了都震惊地张大嘴巴。

  “这是怎么做到的?!我看这小孩也没怎么动啊!”

  沈清冉看着不可置信的保安,眉头微皱,一双明亮的眼睛沾了点怒意。

  “坏叔叔!打小孩!非善男子也!”

  许是她的举止太过坦荡澄澈,沈止辰忽然开了口,“你说你是我爷爷的妹妹,可有什么凭证?”

  “爷爷?”沈清冉摸索着他的这个称谓,眼睛一亮。

  “皱巴巴”哥哥的孙子,那不就是她的侄孙!

  她连忙从小布包里翻出照片递过去。

  “原来小友是我的侄孙儿,果然生得一表人才,日后必定大有作为。”

  沈止辰的嘴角抽了抽,他怎么会鬼迷心窍想要相信这个怪女孩!

  他接过照片一看,上面就是一对夫妇抱着一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沈止辰的眉头忍不住皱得更紧了些。

  “这能说明什么?”

  冉冉用软软的手指点在照片中小男孩的脸上,“这个穿开裆裤的孩子,就是国栋呀。”

  众人见她说得一脸真诚,仿佛真事一般。

  假如她说的真的是真的,那这女娃娃还真没把沈小少爷叫错。

  因为按照辈份算,沈止辰的确是她的大侄孙,而她,也的确是他的姑奶奶!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