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家读心后,真千金摆烂成团宠
被全家读心后,真千金摆烂成团宠

被全家读心后,真千金摆烂成团宠

樱桃烧酒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1-31 21:00:04

【全家读心术+团宠+真假千金】 沈昭昭觉醒了,发现自己是书里的恶毒女配,一路作妖最后被男女主轻松碾死的那种。 她当场往地上一躺,这女配谁爱当谁当,我摆烂了! 沈昭昭回到豪门,不争不抢,只看戏吃瓜。 【亲妈这样一朵人间富贵花,假千金怎么下得了手把她毁容的?】 【亲爸又帅又多金,只可惜活不了几年就被假千金害死了。】 【亲哥太蠢,被假千金骗了当舔狗,纯属活该。】 全家震惊:决不能让这些事发生! 沈昭昭天天好吃懒做,坐等被轰出家门,却等到亲妈新买的漂亮衣服加首饰,亲爸的公司和房产,亲哥把假千金轰出去。 沈昭昭人傻了。 【这剧情怎么跟书里的不一样?我觉醒错了?】
目录

24天前·连载至番外3 带娃日常

第一章 恶毒女配觉醒了

  沈昭昭倒在客厅的地上,一颗心比冰冷的地砖还要拔凉。

  “不是吧,我竟然是书里的恶毒女配?”

  进沈家大门的时候,沈昭昭左脚绊右脚,脑瓜子着地,把自己给摔觉醒了。她生活的世界是一本真假千金文,而她本人则是衬托女主沈千诺如何优秀成功的对照组。

  身为被掉包的真千金,她小时候吃尽生活的苦,回到亲生家庭后更因为嫉妒沈千诺而黑化,像个小丑一样蹦跶作恶,最后被男女主像碾蚂蚁一样弄死。

  现在的剧情发展到哪儿了?哦,已经到她这个真千金被找回来的节点。

  沈昭昭爬起来,往软乎乎的小沙发上一瘫,开始打游戏。呵,这黑化谁爱黑谁黑,反正我不来,姑奶奶我摆烂了!

  “哒,哒哒。”门外传来极轻的脚步声,沈昭昭知道,这是自己亲生母亲在门外踌躇。

  【哎,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啊,其实你不用这么纠结的。什么不学无术的小泼妇,乱搞男女关系的恋爱脑,都是你那个好养女沈千诺编来骗你的,我可是文明人,绝对不会对你撒泼的。】

  正在门外徘徊的沈母:……哪儿来的动静?

  【你那养女才是真正的恋爱脑,为了一个野男人吃里扒外,勾结你家的死对头准备将沈家拱手相让,这会儿正在书房翻箱倒柜偷文件呢。】

  沈母:真的假的?!

  出于对沈千诺的宠爱,沈母压根不相信这话,可凭空飘来的声音又让人没法忽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决定还是亲自去看看好了。

  沈母抬脚正要离开,耳边又传来一句。

  【可怜我这个爹不疼娘不爱,地里黄的小白菜,连亲人的面都见不着就要被送走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看看亲生爹娘长什么模样。】

  惨兮兮的语气听得沈母心中一酸,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是好是坏,总得见上一面。

  “你去看看诺诺在干什么。”她挥挥手招来旁边的佣人王妈吩咐一句,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大门。

  沙发上的少女正惬意地翘着二郎腿打游戏,脚尖一摇一晃的毫无形象可言,沈母一看,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听见声响的沈昭昭也回了头,看见门口站着的沈母,诧异不已。

  【不对啊,我亲妈不是应该听了沈千诺的话,准备对我理都不理的吗?】

  温柔的日光从落地窗洒进来,披在沈母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衬得本就貌美的她愈发华贵逼人。

  【天了噜!好一朵人间富贵花的美人姐姐,我为姐姐痴,为姐姐狂,为姐姐哐哐撞大墙!】

  极度颜控的沈昭昭两眼放光,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站好。

  沈母看着面前乖巧软萌的小姑娘,一时语塞,这模样实在难以跟那狂放不羁的画外音联系起来。

  “你就是……昭昭?”沈母缓步走近,迟疑着开口。

  【这大长腿,这气质,姐姐杀我!】

  “是的,沈夫人。”沈昭昭乖顺地垂着脑袋。

  这道清甜的嗓音,正好跟画外音重叠,饶是沈母再惊疑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能听见自家女儿的心里话。

  到底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骨肉,就算没见过面,也是天生的血脉相连,母子连心。

  沈母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不自觉泛起阵阵暖意,这会儿瞧着沈昭昭,只觉得这眉眼都像极了自己,心窝顿时柔软一片。

  她抬手就把手上的金镯子薅下来,递给沈昭昭:“昭昭,妈这个镯子就送给你了,当做见面礼。”

  金镯子出现的一刹那,沈昭昭眼睛都在放光。

  【好多票票在我眼前飞舞!这都够我好几年生活费了。】

  不过她缩了手没接:“不用了沈夫人,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既然决定了不跟沈家有任何的瓜葛,那还是不要有金钱交易的好,免得到时候沈千诺一颠倒黑白,污蔑我是上门来卖惨骗钱的。】

  沈母听得心都揪成了一团,沈千诺从小在富贵窝里长大,见了这种金镯子只会嫌它俗气,压根不稀罕,而在自己亲生女儿眼里,她根本不想着戴不戴,而是把它看成了可以维持生活的钱。

  “快拿着,就一个镯子根本算不了什么。”她一把拉过沈昭昭的手,将镯子强硬地塞到了她手里。

  沈昭昭眨巴眨巴眼:“那、谢谢沈夫人了。”

  【这应该是买断钱吧,让我拿了以后再也别来烦他们,我懂的,我会走的远远的。】

  沈母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她连忙又摘下脖子上的翡翠项链给沈昭昭戴上:“你可是我们沈家的千金小姐,以后还有更多值钱的东西要交给你呢。”

  沈昭昭更疑惑了:“沈夫人……”

  沈母打断她:“我们可是亲生母女,还要叫得这么见外?”

  沈昭昭看着手上的金灿灿和脖子上的绿汪汪,试探地叫了声:“妈?”

  “欸!这才对嘛!”沈母眉眼弯弯,亲热地拍了拍她的手。

  沈昭昭脸上的笑容也灿烂起来。

  【这改口费可真值呀!】

  沈母怜爱地摸摸沈昭昭的脑袋:“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沈昭昭乖乖点头。

  【当然过得不好啦,爹不疼娘不爱的,每天放学了给他们做饭洗脏衣服,周末还要出去打工。不过跟你们说了也没用,沈千诺早就给你们洗过脑,说我在那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根本舍不得养父母。】

  沈昭昭悄悄颠了颠手上足量的大金镯子,再摸了把温润的翡翠珠子。

  【不过这肯定不是美人妈妈的错!我美丽大方的妈妈能有什么错呢。】

  沈母的手顿住了,眼里泛起一丝波澜,如果真是这样,那诺诺真的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美好了……

  “那昭昭愿不愿意在这儿住几天呀?”沈母将情绪掩藏起来,温柔地给沈昭昭捋了捋耳畔的发丝,笑眯眯地问道。

  正好趁着几天把事情查清楚。

  沈昭昭眨巴眨巴眼睛,诶?这剧情走向怎么又不对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