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室她娇软动人
继室她娇软动人

继室她娇软动人

三只鳄梨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2-29 00:04:03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674章 岁岁年

第1章 秋雨落

  杜景宜转醒的时候,正是秋雨落的季节。

  听到外头有些陆陆续续的脚步声,似乎在搬挪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伺候她的贴身丫鬟樱桃,刻意压低了声音吩咐道。

  “少夫人还在午休,你们都轻手轻脚些,仔细扰了她。”

  “是。”

  回答的声音有粗有细,看样子来的人还不少。

  樱桃指挥着外头的人,将刚送过来的东西归置明白后,才轻手轻脚的进了正屋的门。

  原本是打算给自家夫人添条薄毯的,不曾想却惊醒了杜景宜。

  只见她倚在靠南边的坐炕之上,手肘撑着炕上的那紫檀小几,面前还放着一本厚厚的账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了不少东西。

  听到了动静,杜景宜咕哝一声,就慢慢睁开了眼睛。

  见状,樱桃上前来就有几分歉意的说道。

  “是不是外头的人吵到少夫人了?奴婢这就让她们停下。”

  杜景宜摆摆手。

  那如葱段一般纤细白嫩的手臂略晃了晃,倒是一点都没生气。

  反而是手臂因为撑着她睡觉,此刻有些酸麻了,眉头微蹙的活动了一下手腕。

  丫鬟樱桃见状就立刻走上前去,给她轻轻的揉捏了一会。

  或许是才刚小憩起来,因此杜景宜的脸上带了些许坨红,衬得她皮肤愈发白润透嫩。

  好似娇软可口的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亲近一口。

  圆润的鹿眼,透着难得的清澈,但若是仔细看,又藏着些俏皮的狡黠。

  明眸皓齿,顾盼神飞。

  削肩细腰,青丝如瀑。

  一看就是打小就娇养着的美人,骨子里透着几分不谙世事,只是落在了这国公府的高门大院里头,却养出了一丝愁绪。

  外头的秋雨不大,淅淅沥沥的。

  甚至连地面都还未曾湿透,因此透着一股闷闷的温热。

  都说一场秋雨一场空。

  这已经是杜景宜在国公府里头见的第三场秋雨了。

  与往年的倒没多少不同,只是这秋雨落下后,也意味着这盛夏的日子该结束了。

  “无妨,也该醒了。”

  说罢,就指了窗外一下,有些好奇的继续问道。

  “外头怎么回事?来这么多人?”

  见杜景宜并未怪罪,樱桃才开口说道。

  “是韦夫人派人送了东西过来,说是再有两天,大将军就能到家了,所以好些该添置和该撤换的一并要挪动。”

  “她倒是会盘算。”

  自打策州的捷报传入随安城以后,整个国公府里头就开始张灯结彩。

  如今别说是随安城的百姓了。

  便是整个大兴的所有人,都知道国公府里头要出一位手掌通天权势的大将军了。

  与敌国大金鏖战三年,收复了一十三座边城。

  率四十万虎贲军,打得对面七十万来势汹汹的金兵屁滚尿流。

  最后还接圣旨,代替当朝皇帝与大金签订了“策颜之盟”,力保边境百年无战,百姓共享太平。

  如此的战绩,在大兴朝可是称得上前无古人了。

  自然,这国公府上下是要大肆庆贺一番的。

  按理来说,作为这位大将军的“正牌”夫人,此事她来操办最为合适。

  可惜,自打三年前,这位大将军连红盖头都没掀,就接了军报匆匆离开之后,她便成为了这国公府里头可有可无的人物。

  毕竟没人知道他这一去,能否平安归来。

  要么杜景宜是新婚守寡的国公府少夫人,要么她便是整个大兴朝都羡慕的大将军夫人。

  可惜,这两样她什么都不占。

  只因,能得这么门不当户不对的一场亲事,全是意外。

  杜景宜出自商贾人家,父母和乐,自小娇养着长大,家中也只有一个已经出嫁了的胞姐,原本是打算招入赘的女婿来延续杜家香火的。

  可没想到,媒人阴差阳错的泄露了她的八字,就被国公府的国公爷和国公夫人给看中了。

  亲自登门提亲不说,还闹得整个随安城都沸沸扬扬的。

  他们便是想拒也拒不了。

  毕竟这在谁人面前看了不是一场泼天的富贵?

  能砸在杜家这门户里头,定是祖坟冒青烟所致。

  于是,她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之中,红妆十里的入了国公府的大门。

  原以为这是她新人生的开始,却没想到,梦醒的如此快。

  随着国公府这位小公爷的离开,她在家里头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

  起初还会受到些叔伯婶娘和妯娌间的刁难,慢慢的,她们连这刁难的心思都淡了。

  于是乎,人人都道东苑的熙棠院是处泥塑木雕之地,无人问津,自然也成了理所当然。

  而她这个做人儿媳的,除了初一十五的要去云锦院给国公爷夫妇请安之外,基本上就与庞大的国公府中人无甚交集了。

  连平日里的阖家家宴上,也不多聊几句。

  杜景宜面色淡淡的,就好似此事与她无关似的,合起了手边的账本以后,便对着丫鬟樱桃吩咐道。

  “挪就挪吧,但是库房守好了,还有正屋和书房,可不许她们乱动。”

  “少夫人放心,窦嬷嬷和蔡妈妈都仔细看着呢,一点都不许她们胡来。”

  二人正说话呢,就听见一轻巧的步伐走了过来,来人是丫鬟骊珠,较樱桃要年幼些,但模样也是清秀可人的很。

  “少夫人,用点梨子水吧,也好润润心肺。”

  杜景宜接了那青白釉的瓷碗过来,轻轻搅动,就能看到梨肉的细嫩。

  入口温润,软甜适中,是她平日里爱吃的。

  “丹若这手艺是愈发长进了,我吃着比外头买来的都要清甜些。”

  丫鬟骊珠笑笑,继而解释道。

  “老爷送来了些香柠,丹若加了一点进去,说是调味正好。”

  “难怪啊,爹爹有心了。”

  本来还好好的情绪,突然低沉了两分,颇有些无奈的抱怨道。

  “从前在家中的时候,这时节都跟着父亲在外头跑秋收呢,可比现在自在多了,自打入了这国公府,我出门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无趣的很。”

  杜景宜红润的小嘴里吐露着心里的不快,樱桃却安慰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