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沉迷
限时沉迷

限时沉迷

时京京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2-11 08:39:46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权势悉心灌养

前度

  “不可以乱亲。”

  一开口,性感低音炮警告。

  沈婧视线仰望男人深刻硬朗的下颚线,不得已克制,牙齿往他肩膀咬。

  四个2的黑色超跑停在昏暗的停车场。

  在兰博基尼车里体验。

  本该矜持的半推半就,突然之间不清醒了。

  周律沉斥她,再叫,单单删掉摄像头都救不了这场。

  后面,沈婧理好裙摆,伸手抬车门,缓慢抬起一边脚落地,小臂肌肤似是拉伤,就被男人一把拽回车里。

  周律沉从来都算不上温柔,沈婧上半身重心平衡不够,后背撞到方向盘,坐他满怀。

  长长的发垂于腰际,她隐隐心思不纯,指尖在他西装裤磨来磨去,“周律沉。”

  分明正经矜贵的他掸了掸西裤被压出的褶皱。

  沈婧仰面,“我要是回苏城,你会去苏城找我吗。”

  他没搭腔,递过来一张卡。

  沈婧可没要,把卡放回中控台。

  拉她回来就为了给卡吗。

  沈婧下车离开,身后响起打火机的声音,跑车转向灯的幽光亮了下,油门提速那两三秒,在拐角消失无影无踪。

  做了就做了。

  他情致来得快,散得更绝。

  沈婧伫在原地瞧那道已经抓不到的尾风,想起朋友的话。

  “周律沉,周家二公子,权力顶端的人上人,中个几亿彩票咱也过不上他这种贵公子的生活。”

  “他家,红屋顶,圆拱门,没有人引路没有直升飞机你都进不去周家大宅邸。”

  “周家是权贵巅峰了,可不是你在外界媒体听到的那种豪门门第,是你想知道点故事儿都查不到他具体背景的那才叫权贵,那些摆面儿上给大众知道的顶多算豪门。”

  在见到周律沉那一眼,沈婧就计划接近他。

  全因那一次,琵琶评弹团巡演沪城站。

  景气不好,票卖得不怎样。

  周律沉大方包了剧院一周,给周家老太太玩趣。

  最后一天,是周律沉一个人来剧院。

  沈婧坐在台中央的红椅,身段套着粉色高叉旗袍,花纹绮丽,衬得她皮子嫩又白,像长期不见光的瓷白珠玉,光是在那儿用手撩撩发,就媚得跟妖似的。

  琵琶在怀,素指撩拨,弹的是《梅花赋》,腔喉声声丝丝细糜柔吟,低眉顺眼间,眼尾娇媚地上挑,轻轻一眼,艳骨情肠。

  是她的勾引与试探。

  结束后,周律沉仅一记淡淡的眼神要她领会,跟他离开。

  两个人喝多,成年人心照不宣。

  23年的保守,栽在周律沉手里。

  第一次是在酒店,她喝醉,失了心智,缠周律沉。

  想想,还是会害羞。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

  ...

  沈婧抬手,细生生的几根手指将散乱的长发轻轻往后梳,走进电梯。

  出了电梯往左,沈婧推门进化妆间,一会儿八点还有一场巡演。

  屋里三两同事都在精心准备妆容,见到高跟鞋的声音,纷纷抬头看着沈婧。

  她漂亮,走路还总是慢慢的,典型的娇美特征。

  沈婧刚坐下椅子,身旁人略显好奇的打听声就来了。

  她的同事,邢菲。

  “是不是包场那位亲自送你回来?你们这些天都去哪里了。”

  说那位,是对方太神秘。

  连姓名,评弹团团长都没透露给下边的人。

  身份隐藏到这种程度,来头肯定不小。

  邢菲不依不饶,非追问到底,“我分明看见你俩在那辆车…那男人裸露的后背都是汗,野性十足。”

  说着,邢菲回味之余都咽了下口水。

  沈婧没应,打开抽柜找眉笔。

  不就是离经叛道一回,睡了个男人。

  “你们该不会....在一起了吧,他特意包场七天,难道是你男朋友?”

  沈婧撂下眉笔,“是普通朋友,还有要问的吗。”

  事实上,周律沉冷冰冰态度,他们之间连普通朋友都不算。

  “普通朋友?就你的普通朋友能开限量版超跑,他那辆车,有钱都买不到。”邢菲对这点破事似能了如指掌。

  有人附和,“是金主就是呗,藏什么呢,以后团里的台柱都是你沈婧一个人咯。”

  沈婧不想听,收拾干净,去场地。

  在周律沉没来包场前,她一直是评弹团里的台柱,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没什么好与旁人争执。

  最卖座的一直是她的牌票,不管有无周律沉。

  她清楚,高攀周律沉出手,她火遍大江南北估计都是小事,但是,她喜欢的琵琶评弹大可不必借他人之手攀爬,靠自己走到那算到那。

  化妆房的讨论还在继续。

  话最多的依旧是邢菲,做这行共事几年,她就是喜欢关注沈婧,沈婧八卦事多。

  “来啊,继续啊。”

  “我上卫生间的时候,无意偷听到邢团长讲电话,团长举手机,那腰都快弯折了,喊那边周二公子,一脸谄媚讨好。”

  “没发现,团长也有世俗功利的时候啊。”

  “啧,你们说说,沈婧往日纯情本分得要命,怎么遇见一位周公子她人都不一样了呢,对,就是...就是那种,她那股风情突然开匣了。”

  邢菲悠悠磕着瓜子,“你嫉妒吧,沈婧本来就花俏漂亮得紧。”

  “...”

  沈婧听得干净,伸手敲门打断,“排练,迟到了。”顿了顿,她慢慢看向邢菲,“团长说你们纪律差,这个月扣奖金。”

  “你没给我们求情吗阿婧。”

  沈婧指了指角落的摄像头。

  邢菲眉头不展,“真扣?”

  “是。”

  邢菲一听不乐意了,来火走得急,借过的时候不经意擦到她手臂。

  麻麻的。

  手里的曲谱差点掉在地上。

  “老秃头,明知道我喜欢磕瓜子聊八卦,是不是专门装摄像头逮我。”

  昏暗的走廊过道,邢菲的声音逐渐消失在拐角。

  沈婧弯腰接曲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记忆翻涌。

  她18岁高考那年,第一次遇见周律沉,他也是这么帮她接过准考证。

  那一天是阴天,她几近是哭着从考场离开。

  母亲服用大量安眠药,在医院,没救回来。

  医院走道,她可怜得像一只小狗,窝靠在墙角,泣不成声。

  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双昂贵的男士皮鞋停在她面前,缓慢接过她即将掉落的考证,“考好了么,哭什么。”

  他声音沉着沙哑,洇湿感低低穿透喉腔。

  一下子,焚点她荒瘠土地里的片片枯草。

  令她恍惚了一下,星火燎原这个词,原是这么用。

  她抬头,正跌进男人潋滟多情的眸光里。

  她泪眼朦胧,“我妈妈没了,分明,早上的时候,我还问她可不可以陪我去考场..”

  周律沉把考证放在她怀里,长腿迈着步伐离开。

  “好好考,小姑娘。”

  她浑浑噩噩看他的背影发呆。

  哭什么,哭什么呢,谁懂。那一年她如愿拿到梦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那位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在她贫瘠的人生摇摇晃晃留下惊鸿一瞥。

  “发什么呆,走啊。”邢菲又掉头回来喊她。

  沈婧思绪回笼,收好曲谱。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