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
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

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

恩很宅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7-20 11:00:04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目录

12小时前·连载至第515章 傅时筵是狗屁膏筵

第一章 夫妻合法日

  “别走……”她搂抱着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浑身的滚烫紧紧地贴在了男人坚硬的身体上。

  他说,“沈非晚,你看清楚我是谁了吗?”

  她闭着眼睛,呼吸急促。

  谁都不重要,她需要男人……

  “我是傅时筵。”

  沈非晚身体一紧。

  她猛地睁眼,近距离那张毫无瑕疵的俊脸此刻露出了撒旦的笑,像罂粟般张扬可怕却让人上瘾。

  最后的一丝理智逼迫她离开。

  身体却被狠狠桎梏,“晚了。”

  他咬着她的耳朵,“一起下地狱吧。”

  贯穿全身的剧烈疼痛席卷,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疯狂而不受控制……

  三年后。

  沈非晚看着热搜新闻——

  #顶流爱豆白芷正式退出女团,今日单飞回国,傅家太子爷傅时筵亲自接机#

  几张傅时筵和白芷的亲密照片被网上疯传。

  下面的评论清一色都是,【傅大少和白芷配一脸。】

  【请两人原地结婚。】

  【真爱永远不会迟到。】

  沈非晚冷漠地笑了笑,她给傅时筵拨打了电话。

  打到第十个。

  那边不耐烦地接通,“什么事?”

  “晚上九点了。”

  “然后呢?”

  “今晚是夫妻合法日。”她提醒。

  “等不及就自己解决。”

  话音落,电话被直接挂断。

  沈非晚放下手机,抬眸看着镜子中精心打扮后性感妖艳的自己,都觉得讽刺得很。

  她和傅时筵结婚三年。

  当年一次意外,她爬上了傅时筵的床,又恰逢傅时筵和白芷分手,阴错阳差之下,相看两生厌的他们被傅家逼了婚。

  她做了他三年的隐婚太太。

  一纸契约的婚姻,没有多少感情可言。

  唯一还能证明他们之间关系的,就是这每月一次的“夫妻合法日”。

  但显然,他今晚不会回来。

  沈非晚也没有要等他,她干脆利索地脱掉了红色真丝吊带睡裙,换上外出服,开着骚包的兰博基尼潇洒出门。

  夜宴是蓉城最大的娱乐会所。

  纸醉金迷的环境很让人上头。

  沈非晚开了间VIP包房,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

  于此。

  傅时筵手机上的短信提示音频繁响起。

  他看着“夜宴会所”的消费单,眼眸中闪过一丝烦躁。

  “时筵,怎么了?”白芷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问他,“你要是忙就不要陪着我了,我一个人在医院也可以的。”

  白芷今晚给他打电话说她回国了。

  还说机场粉丝有点多,她刚和经济团队解约,没有保镖不敢出去。

  最重要的是,她还发着高烧,头晕得厉害。

  傅时筵去机场接的白芷。

  他环抱着虚弱的白芷走出机场,将她送到了医院。

  沈非晚给他夺命一般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陪白芷做身体检查。

  此刻才把白芷安顿好。

  “你安心休息,这里我已经安排好了,粉丝媒体进不来,有什么事情可以叫医生。”傅时筵说。

  “好。”白芷微微一笑。

  傅时筵转身离开。

  “时筵。”白芷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叫着他。

  她说,“我还喜欢你。”

  傅时筵薄唇紧抿,没有做任何回应。

  坐上黑色迈巴赫。

  “去夜宴。”他冷声吩咐。

  助理明祺愣了一下,确定没有听错,才让司机开车到达目的地。

  傅时筵大步流星地走进包房。

  房间内一群男模穿着背心和短裤在跳健身操。

  房间中的音乐很欢快。

  沙发上观看表演的女人也很欢快。

  傅时筵冷笑了一下。

  那笑容简直可以叫做恐怖。

  明祺在他身后,都被他突然陡降的冷冰气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沈非晚。

  老板娘的胆子可真肥,这算是公然挑衅吗?!

  就因为老板去见了白月光?

  傅时筵走到沈非晚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玩得挺嗨?”

  沈非晚皱着眉头。

  她酒精上头,此刻醉眼朦胧。

  她伸手摸了摸眼前人的胸膛,又抓了抓。

  傅时筵脸色巨变。

  “小了点,不要。”沈非晚满脸嫌弃,嘀咕着,“我喜欢肌肉猛男,像他们那样的……”

  “沈、非、晚!”傅时筵咬牙切齿。

  “你怎么那么像我那死去的丈夫?”沈非晚皱着眉头,满眼疑惑地说道。

  明祺在旁边嘴都张大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他只能说:666。

  “生气的样子更像了,更不喜欢了。”沈非晚再次表达了对他的不满,“你出去,我是不会要你的……啊!”

  沈非晚突然一声尖叫。

  身体被人粗鲁地从沙发上拽下来,直接往外走去。

  “别碰我……”

  沈非晚甩开。

  甩不开。

  狗男人就是仗着自己力气大。

  两个人走出夜宴,傅时筵把沈非晚塞进后座那一刻。

  “呕。”沈非晚一口吐在了傅时筵的身上。

  傅时筵愣了一下。

  “呕!”

  再一口,又吐了上去。

  “沈非晚!”想要刀人的声音,根本掩饰不住。

  都说了,别碰她!

  第二天沈非晚是被电话吵醒的。

  她白嫩的手臂从被褥里面裸露出来,摸了摸床头的手机,声音中带着迷糊,“喂。”

  “昨晚累惨了?”闺蜜林暖暖调侃。

  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她和傅时筵结婚的人。

  更是少之又少知道,他们一个月有一次夫妻合法日的人。

  “没做,昨晚看男模去了。”

  “什么情况?”那边土拨鼠尖叫,“怎么不叫我一起?!”

  沈非晚耳膜都要震破了。

  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靠在床头,“我怕你把持不住。”

  “我至少是单身!”林暖暖义愤填膺。

  “我要离婚了。”

  “什么?!傅狗不要你了?因为白芷那女人回来,他就不要你了?!”

  差不多吧。

  “草!”林暖暖爆粗口。

  “话说,昨晚男模怎么样?”林暖暖这个抓不住重点的搞笑女。

  “还行吧,就是最后来了一颗老鼠屎。”

  “你在说傅时筵?”林暖暖猜测。

  “否则呢?”

  “意思是姐妹你被抓奸在床?”林暖暖止不住地兴奋,“这也太刺激了!”

  “……”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沈非晚眼眸微动,看了一眼傅时筵。

  两个人四目相对。

  “不说了。”沈非晚撇开视线,对林暖暖说道。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到根本不需要客气。

  “老鼠屎来了?”

  “呃。”沈非晚应了一声。

  还笑了一下。

  挂断电话,她看着冷着一张脸的傅时筵。

  不知道他听到什么没有。

  她就当他什么都没听到。

  “有事?”

  “这是什么?”傅时筵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沈非晚看了一眼,一脸坦然地说道,“离婚协议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