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替嫁后我在冷宫爆红了
被迫替嫁后我在冷宫爆红了

被迫替嫁后我在冷宫爆红了

保护小鱼干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9-09 23:22:56

一次意外,让江宁以丞相千金的身份被迫替嫁,成为后妃。 新婚当夜,她抱着皇上的大腿,梨花带雨的想要为自己的讨个说法。 不料,皇上却只把她当成的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女人,丢进了冷宫。 为求生计,江宁在冷宫说书、摆摊、种田、经营、在冷宫声名鹊起。 众人:我想要飞黄腾达。 江宁:找我。 众人:我想要山珍海味。 江宁:找我。 皇上:我想要百姓安乐。 江宁:找我。 江宁在冷宫赚得盆满钵满,举世闻名。 皇上:留下吧,朕愿意为你倾尽一切。 江宁:拉倒吧,爷有的是钱。 —— 剧情向 落魄千金事业批直女女主vs傲娇皇帝恋爱脑男主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两百一十八章 好久不见

第一章 你好大的胆子!

  清晨,皇城深处,冷宫内。

  薄雾笼罩下,冷宫庭院中一片勃勃生机。月前刚种下的菜种已然抽出嫩芽,在院子里拼组出一片深浅不一的绿色色块。

  菜地里,一身素衣江宁拔下菜地里的最后一棵草,勉强扶着腰板挺起身来,满脸笑意的打量着这冷宫中的一切。

  这是她来到冷宫的第一个月。

  一个月前,这冷宫还是阴森恐怖,满目荒芜,如今却已呈现出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娘娘,我已经摘好了,今日奴婢给您炒青菜吃!”

  菜地另一边,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攥着一把青菜笑吟吟的对着江宁喊道。

  那少女名为折柳,是江宁唯一的贴身丫鬟。

  自从江宁入宫以来,折柳便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也随着她一起入了冷宫,艰难求生。

  此时的折柳正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罗裙,梳着简单的发髻,不施粉黛的脸上被晨霜冻出了点点红晕,倒是平添了几分俏皮。

  江宁一阵恍惚,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那少女手捧着一只肥硕的老鼠,眼冒绿光的跪倒在她面前,哭诉着这些天他们在冷宫的摆烂生活,已经把她多年的积蓄消耗殆尽,只能等死的画面。

  她微微一笑,不管身在什么地方,日子终归是好了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折柳已经到了她面前,她动作娴熟的择着手上的青菜,有些忧虑的望着宫门的方向,“娘娘,您说,咱们真的能有肉吃吗?”

  江宁拉着折柳来到檐下,随手搬了两块板等坐下,继续择菜,“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这点小事陆风还是可以靠得住的。”

  尽管江宁这么说,折柳脸上的不安还是没有消磨半分。

  那位名为陆风的男子,是禁卫军副统领,同样也是折柳在宫中的相好。

  江宁主仆二人进入以来,得了陆风不少的帮助,也是依仗着这层关系,江宁才能在冷宫过得如此有滋有味,

  “可我还是——”

  就在折柳话说了一半之时,冷宫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小缝。

  陆风从门缝里探进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左右张望了一番,随即推开大门哼哧哼哧的跑了进来,怀中还抱着一团硕大的物体。

  “娘娘!我给您找来了!”陆风这么说着,但却是两步跑到了折柳面前,献宝似地将怀中的东西捧到折柳面前。

  主仆二人垂头一看,只见陆风手中赫然捧着一只尖嘴绿羽的怪鸟。

  “这是什么?”

  陆风抓了抓头发,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在御膳房外边儿看到的,我看这鸡羽毛油亮,又出现在那样的地方,想必是什么罕见的佳肴!”

  江宁打量着怪鸟尾端的翠绿色长羽,那长羽颜色鲜亮,上面点缀着大小不一的眼睛状纹理,看上去倒是个稀罕玩意儿。

  她接过怪鸟掂了掂,无奈摇了摇头,“这鸟身上没多少肉,要是现在吃,倒是有些可惜了。”江宁随手朝着院内一块不曾开垦过的空地指了指,“我们先养一养,养肥了吃也不迟。”

  话音刚落,陆风便要动身去围地做鸡圈。

  “等一等。”江宁歪头打量着那只鸡,莫名的,她从那鸡的眼中看出了几分恐惧。

  “你把这鸡抓好了,我拿这羽毛有重要的用途。”

  陆风用力点头,江宁随即搁了手里的青菜开始拔鸡尾巴的毛。

  整个过程中,怪鸡惨叫连连,折柳不忍直视,江宁心惊胆战。

  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拔下来几根。

  被拔了尾羽的怪鸟躺在陆风手里,嘴里发出点点嘶哑的叫声,奄奄一息。

  陆风在院内修了一个鸡圈将怪鸡养了进去,而江宁则吩咐折柳找了一些制作首饰的工具,开始折腾那仅有的几根鸡羽。

  接下来的几天,折柳每日都去喂养那怪鸡,什么稀奇古怪的鸡食都用遍了,那怪鸡就是不吃不喝。

  直到第三天,那怪鸡已然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无奈之下,江宁只好找来陆风准备杀鸡炖汤。

  三人架好铁锅烧水,又拿来了碗和砍刀。

  陆风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拎着怪鸡,一只手拿着砍刀,颇显不安的吞了一口唾沫,“我等会砍下去的时候你们离远点,免得血溅到你们身上。”

  主仆二人认真点头。

  那怪鸡一脸生无可恋,显然已经放弃了抵抗。

  “好、好!”陆风咬牙,将手上的菜刀高高扬起。

  主仆二人表情沉痛的转过头去,那怪鸡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间,一阵骚动声从门口转来,一声闷响传来,殿门被撞开,几位身着侍卫服饰的人浩浩荡荡的闯进了冷宫。

  为首的男人看了陆风一眼,面露些许惊讶之色,随即沉下脸,对着身后一挥手,“统统给我围起来!”

  陆风两步上前,将主仆二人护在身后,“陈副将,不知你们这是——”

  “属下是奉皇上之命,前来找寻贵妃娘娘失踪的爱宠。”

  江宁讪笑着上前摆手,“误会!哎呀都是误会!我们这里哪来的什么爱宠。”

  陈副将伸手接过陆风手上奄奄一息的怪鸡,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上,“娘娘,这便是贵妃娘娘的爱宠锦绣。”

  不等众人反应,陈副将左右打量了一番身侧的砍刀和铁锅,“连人带刀,都给我带走!”

  ——

  江宁三人被押送到一处宫殿中。

  陈副将捧着缴获的怪鸡和刀,上前阐述着自己在冷宫的所见所闻。

  折柳浑身颤抖不已,压低声音问,“娘娘,咱们可怎么办啊!”

  江宁不吭声,只是微微抬头,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三人。

  “丫头,给我说说这宫中如今得势的分别是哪些人。”

  折柳抽了抽鼻子,勉强使自己的平复下来,“如今这宫中最为尊贵的,自然是您的夫君,也就是当今圣上穆景昭。”

  江宁目光一转,缓缓落在坐在殿内正中,一袭龙袍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正一边眉头紧蹙地听着陈副将汇报,一边神情鄙视的打量着江宁。

  像是在打量街边一分钱一颗的大白菜。

  这张脸勾起了江宁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她讪讪的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皇上如今刚登基不久,宫中的嫔妃也不多。加上您,拢共也就三位嫔妃,皇后娘娘是户部尚书的千金,性格温和纯良,而贵妃娘娘则是柳大将军的嫡女,性子泼辣爽利,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

  还没等江宁把话跟人对上号,她的思绪便被一声呵斥给打断。

  “事已至此,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江宁仰头望去,只见那一身红装的美人正满脸恨意的瞪着她。

  那奄奄一息的怪鸟正抽搐着躺在美人怀中。

  美艳无双的贵妃娘娘一脸怜爱地爱抚着,瞬间泪如雨下,娇躯一歪,靠进了穆景昭怀里。

  “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这孔雀可是您特地赏赐给臣妾的,臣妾一直爱惜不已,好吃好喝的照顾它,没想到——”

  柳贵妃媚眼一横,“没想到它居然被奸人掳去!宁妃进宫一日便敢惊扰您,如今被打入冷宫依旧不安分,若是不重罚,后患无穷啊!”

  穆景昭斜眼瞥江宁,“宁妃,你有什么可说的。”

  江宁立刻俯身,泪如雨下,“皇上,我冤枉啊!我只是身在冷宫,生活困苦,那日偶然瞥见这怪鸡立在冷宫外,想着终于可以沾点荤腥——”

  不等穆景昭说话,柳锦馥尖刻的声音再度响起,“生活困苦?本宫看你每日在宫内妖言惑众,倒是赚得盆满钵满。”

  柳锦馥说的,便是江宁在冷宫走投无路,被迫说书赚钱一事。

  为了让自己的故事听起来生动曲折,江宁在其中杜撰了不少自己和穆景昭坎坷离奇的爱情故事。

  “戕害爱宠以下犯上,这是其一,妖言惑众辱没皇上,这是其二。”柳锦馥眼睛一扫,缓缓落在折柳身侧的陆风身上。

  她勾唇一笑,“勾结侍卫私相授受,这是其三。”

  “宁妃,你真是胆大包天!”

  江宁心跳不已,“我、我是有苦衷的!”

  “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苦衷。”

  “皇——”

  “皇上!”

  陆风的话刚刚冒头,便被折柳打断,而江宁更快一步,跪着挪到了柳锦馥面前。

  “其实、其实我仰慕贵妃娘娘已久!”

  江宁一句话说出口,周遭瞬间陷入了死寂。

  “我久闻贵妃娘娘姿容倾城,是天下第一美人,那日我看着那孔雀立在冷宫门口,尾羽光滑水亮,便想着要做一个稀罕宝物赠予贵妃娘娘。”

  江宁从怀中摸出昨日刚做好的孔雀羽钗子递到柳锦馥面前,“娘娘,这是我亲手所做!”

  柳锦馥狐疑的忘了江宁一眼,随即接过江宁手上的钗子看了一眼,神情缓和不少。

  就在江宁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本宫就会原谅你!”

  “宁妃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贵妃不要为区区一个畜生失了分寸才是。”

  “皇后娘娘说得轻巧,不是你的宠物你自然不心疼。”

  “本宫那里还有好些孔雀,若是贵妃喜欢,本宫可以尽数送你。”

  柳锦馥不依不饶,转头望向穆景昭,“皇上——”

  “请皇上看在宁妃母家的份上放宁妃一马。”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