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进你怀里
软进你怀里

软进你怀里

浮华不吃鱼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4-01-28 07:18:07

“邵导,听说你脾气挺暴躁?”   【娱乐圈/久别重逢/双向暗恋/小甜饼】   温柔演员俞璟怀&暴躁导演邵软软   邵软软作为导演,在事业瓶颈期时和中学时期暗恋的人重逢,彼时的少年如今已成极具潜力的演员。   逢人就说自己脾气暴躁的邵软软,在面对俞璟怀时,全然没了脾气。   两人褪去中学时期的稚气,道不尽感情上的纠葛。   终于有一天,俞璟年重新将埋藏在心底的喜欢的人搂在怀里。   娇柔的人儿没了往日的威风,软绵绵的窝在俞璟怀的怀中。   俞璟怀眼角流露出柔情,却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去逗怀里的邵软软。   “邵导,听说你脾气挺暴躁的啊?”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第六十五章 邵软软的小癖好

第一章 艺人俞璟怀

  盛夏的中午,艳阳高照。刺眼的太阳带着炽热的高温,似是要将大地上的一切都给烤化。

  与屋外的炎热相对的,是屋内开着空调的清凉。

  “家银来电话了接电话,家银来电话了接电话……”

  急促且刺耳的语音铃声扰乱了屋内的宁静,也驱散了些许的凉意。

  躺在床上的邵软软慵懒的翻了个身,丝毫没有想要醒来接电话的意思。

  电话铃声停掉五分钟后,再度响了起来。

  魔性的电话铃声让原本睡意正浓的人终于被吵的不行,直接掀开了被子,冲着放手机的书桌前走去。

  “大哥!我才睡着你就给我打电话吵醒,我熬到几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是巴不得我猝死吗?”

  姑娘刚接通电话,就直接朝着电话那头的人劈头盖脸的埋怨起来。

  电话另一边的人听了这埋怨的话,话语里也有几分着急:“邵软软,这次出事了!”

  “出事?什么事能比咱们上一个网剧的后期都要我这个导演亲自来还严重的?”

  邵软软知道自己是睡不成了,索性直接走到厨房里,从有些凌乱的操作台上轻车熟路的翻找出一盒咖啡来,“难不成,是咱们新网剧流产了?”

  “不不不,倒是没那么严重。”电话那头的黑气连忙否认起来。

  邵软软听了这话,这才松了口气。

  她是做传媒这一行的,毕业了以后就来了自己现在呆的这家传媒公司。公司虽说不上多厉害,可平时她也没少去大大小小的网剧里做导演。

  这次的新网剧是邵软软非常看好的一部,而且她为了这个网剧也付出了很多心血。虽说这部网剧还在准备阶段,可邵软软却看中了这部网剧的潜力。

  “黄导针对咱们,特地签了一个网上好评如潮的小说,直接分走了咱们这次即将开拍的剧的资金。”黑气说到这里,非常气愤的啐了一口,“这个黄导就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关系,每次都针对你。”

  邵软软本来在冲咖啡,可当她听完了黑气的话后,她便重重的将手中的水壶放在了台子上。

  水壶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和邵软软的话几乎是同时响起。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黄导不是针对我,他是想要我的命!”邵软软说到这里,突然哽咽了起来,“要是没有他在公司里各种搅和,这次刚拍完的网剧用得着我一个导演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熬着当剪辑吗?还有前几次也是。”

  “天将降大任于你,必先让你经历穷苦,锻炼你的意志。”黑气打断了邵软软的抱怨,想要安慰一下邵软软,最后想了半天,发现所有安慰的话,最终都变成了一声无奈地叹息,“这谁让你不肯从了黄导呢?”

  邵软软没有任何的好语气:“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退退退!别来沾边啊,我一大老爷们的,还没想着抓住这种翻身的机会。”

  邵软软端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却因为咖啡在舌尖迸发的苦味,皱紧了眉头:“所以这次黄尚又搞出什么花样了?他分走咱们新剧多少预算?你直接说,我承受的住。”

  “分走了百分之六十。”

  黑气的话让邵软软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端着杯子的手都开始发抖起来。

  “嘶,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承受不住了。”邵软软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这剩下的钱,怕是连请演员的片酬都不够吧?黄尚这个人,真的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

  “软妹子,咱们这次怎么办?”黑气作为邵软软的老搭档,这种时候自然是不会掉链子的,“要不你为艺术献身一下?咱们找黄尚好好谈谈?”

  “李天笑,你是不是太久没被人骂了,非要来我这讨骂?”邵软软一改方才的委屈,就连眼泪都憋回去了,“你出的这个主意真是笋妈妈抱着笋哭——笋死了。”

  电话那头的人听见邵软软话里不带哭腔了,这才松了口气:“我说你这小姑娘怎么不但脾气暴躁,阴阳人还这么厉害?”

  “要你管!”邵软软冷哼了一声,大脑也飞快的运转,给出了解决办法,“这次只能用新人了。”

  “可是新人的话,演技什么的可能……”黑气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邵软软也叹了口气:“没办法,穷有穷的办法。演员就找有演技的新人,设备能从公司里借就申请去借。至于那些工作人员……我去跟我母校谈谈合作,争取搞来点学生帮忙。”

  邵软软的这番话,让黑气直接沉默不语。

  这次事发突然,虽然新剧的剧本前期已经做足了准备,可说到底,资金、设备和职员都没有真正落实。

  邵软软和黑气就像是两个空有一身抱负的青年,目前所有的事情都只停留在口嗨的地步。

  至于邵软软说的用新人的这个方法,虽说不上不可行,但对于他们来说,终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且不说演员没有经验会多耽误进展,单就是剧组工作人员都用新人这一点,就要让他们不得不分出很多精力来应对突发事件。

  “黄尚真特么不干人事。”黑气终究是没忍住,狠狠地骂了一句,“软妹子,我这就去申请机子,别到时候咱们连拍摄的家伙什都被黄尚搞没了。”

  邵软软听着黑气愤恨的挂断了电话,有些无力的走到床边,直接瘫倒在床上。

  邵软软本想再补个觉,却因为方才的事情,搅了睡觉的兴致。

  这次突发的事件,就像是指甲划过玻璃时发出的刺耳的声音,让邵软软心里满是烦躁。

  邵软软揪过自己的枕头狠狠地锤了几拳,翻身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自己的电脑查看起邮箱里的新邮件来。

  很多经纪人都有她的邮箱,也有不少经纪人为了推自家的艺人,会把自家艺人的模卡发到她的邮箱里。

  以前她选演员,都是从公司推荐的艺人里选的,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她也不得不从邮箱里收到的邮件里来挑新人。

  邵软软点开一封新的邮件,却在看到邮件里附着的模卡照片后,脱口而出了这位艺人的名字。

  “俞璟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