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对你服软
只对你服软

只对你服软

圆子儿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3-18 15:55:11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目录

29天前·连载至第五百八十六章:眼神可怕

第一章:发布喜讯

  上午十点,北城的商业巨头万盛集团突然公开发布喜讯,宣布万盛集团总裁陈宴和女星苏意即将在半月后订婚。

  这喜讯一出,可谓是让北城上下都沸腾了。

  周棠所在的办公室里刚好不忙,便有几个女同事忍不住互相八卦。

  “万盛集团的陈宴真要和苏意订婚?那苏意可是出了名的作精,绯闻多得都飞起来了,陈宴娶她可是掉价了啊!”

  “谁说不是啊!陈宴一表人才,又那样的身份地位,他至少该娶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啊,苏意那整容怪怎配得上陈宴!”

  “也许就是陈宴太痴情了,所以无论苏意怎么作,陈宴对她还是一往情深。我可听说陈宴和苏意在一起有七年了啊。”

  几个女同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周棠仍认真的修着电脑里的图,不打算掺和。

  许是她这会儿沉默得有些怪异,旁边的同事柳悦用手肘碰了碰她的手,笑道:“棠棠,你咋不吱声呢?你也来说说看,那万盛的陈宴和苏意配不配?”

  陈宴和苏意么?

  周棠按着鼠标的手这才稍稍停下,心头浮出几许讽刺,只道:“配,当然配。”

  绿茶和狗,怎能不配,那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陈宴早就该在七年前就和苏意锁死,这样一来,她周棠也不会从高一就开始一心一意追他三年,最后在高中毕业那晚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而后被陈宴当众拒绝,成了育明高中的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陈宴那会儿倒好,当众拒绝她后,丝毫不顾她的难堪,就这么过去牵了苏意的手离开,简直是将周棠的脸面和三年的付出彻底放在脚底碾碎。

  周棠说完后,就不想再多说,只是原本的好心情也被往事搅乱,觉得晦气。

  她皱了皱眉,忍不住拿过手机给穆际舟发消息:今天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了,等会儿我早点下班去周氏,我们一起去超市买点食材。

  消息发出后,穆际舟一直没回复,周棠以为穆际舟在开会。

  自打两年前她家的周氏集团倒闭,她爸爸意外坠楼成了植物人后,穆际舟为了保住她爸爸的周氏,便用他全数家当低价收购了周氏集团,后又拉到了两轮融资,这才让周氏起死回生。

  如今周氏在慢慢变好,生意也在慢慢做大,穆际舟自然是一天比一天忙,像这种一个多小时没回她消息的状况,也越来越频繁的发生。

  周棠也没多想,继续低头做事,完全不想理会办公室里其她几名同事对陈宴和苏意的婚事评论。

  只是半个小时过去,手机突然来了微信消息,她拿过一看,才见穆际舟终于回了话:棠棠,今晚产品销售部出了点问题,应该要开通宵的会,没法给你做糖醋排骨了。我替你和楚商商定了悦宴楼的包间,等会儿下班了你让楚商商陪你一起去吃,吃完早点回家。

  周棠叹了口气,心头再度有些失望,沉默一会儿,才给穆际舟回了‘好的,你多注意休息’,而后又给闺蜜楚商商说了一声。

  下班后,楚商商从销售部跑来周棠办公室帮她一起收拾完东西,便开车载周棠一起去了悦宴楼。

  穆际舟做事历来周到,悦宴楼定的包间也是周棠最喜欢的包间,甚至菜都已经为周棠提前点好。

  看着服务员一盘盘的将菜端上来,楚商商忍不住道:“棠棠,你和穆际舟在一起,真是选择对了。你看穆际舟对你多好啊,虽然没空陪你吃饭,但给你点的这些菜都是你喜欢的。”

  说着,面色稍稍沉了半许,垂头下去,“秦墨杭要是能有穆际舟一半,我都不会……”

  周棠仔细将楚商商脸色打量一番,“怎么了,和秦墨杭吵架了?”

  楚商商深吸一口气,抬头迎上周棠的眼,似是打定主意一般,“我想和他分手了。”

  周棠一愣,楚商商却不想多说,开始重新整理情绪的对周棠强颜欢笑,聊东聊西,只是眼里的失落和悲凉怎么都掩饰不住。

  周棠有些心疼她,犹豫着问:“想要喝酒吗?”

  作为楚商商的资深闺蜜,周棠深知楚商商情绪差时就想喝点酒。

  楚商商朝周棠望了一眼,叹息一声,“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周棠点头,“你那脸上写满了心情不好这几个大字,谁看不出来。”

  说着,拍了拍她的手,“若你现在想喝点酒,我就陪你喝。”

  楚商商摇摇头,“不用了,我晚上还是去我哥的酒吧喝吧,那里气氛好点。”

  “我陪你。”周棠低声道。

  “你不是不喜欢去酒吧吗?而且你等会儿不赶紧回去陪穆际舟啊?”

  周棠神色黯淡半许,“他要开通宵的会,应该不会回家。你心情不好,我得陪你。”

  两个人也没多说,吃完饭便开车朝楚商商哥哥的酒吧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