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被迫觅王侯
夫人被迫觅王侯

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4-09 00:13:56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番外 王府三两事

第一章 救人

  兴武初年九月初,朝廷下令将河东路的百姓向洮州、岷州搬迁。

  搬迁路上,一行人途经原州时遭遇了祸事,连续下了几天大雨,山体突然塌陷砸向人群。

  危险来临之前的一瞬间,赵学礼十六岁的长女赵洛泱就像是提前预知了什么似的,先一步拦住祖母和母亲,推开了父亲、弟弟,因此她不小心被石头砸中,一直昏迷不醒。

  三天了,赵家人找了些草药为赵洛泱敷伤口,能用的法子都用了,可赵洛泱却没有半点的起色。

  平日里请郎中都难,更何况在这种地方,同行的人开始议论,赵家大姐儿肯定是不成了,开始有人劝说赵家人,不要再为了赵洛泱的伤耽搁,不如早点启程。

  搬迁的队伍不止他们一个,等别人都到了洮州、岷州,先入了户籍,分了土地,他们也只能挑选别人剩下的。

  “一个个都是没心肝的,”赵家老太太杨氏掐着腰骂,“要不是我孙女拦住大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被埋在那下面,没图你们报恩情,怎么?耽搁几日就不乐意了?分的地再好,能买活命?”

  这是真的,当时一切发生的太快,若非赵洛泱喊了一声,后面有几户人也走了过去,这一下子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

  这下没有人敢在杨老太面前说道了,杨老太那张嘴比谁都厉害,真让她盯上了,必然讨不得好。

  杨老太看着赵洛泱,不禁叹了口气:“都怪我,我若是早点发现那老畜生坏了心肝,也不会落得这个结果。”

  赵洛泱的母亲罗氏,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低声劝说:“娘别这么说,谁也没成想会是这样。”

  杨老太骂的是自己的夫婿,也就是赵家老太爷。

  赵老太爷是个读书人,战乱时家里人都死了,他逃到了乡里被杨老太一家搭救,赵老太爷除了读书一无是处,不过好在本分肯学,帮着杨家人忙里忙外,将杨老太两位高堂哄得高兴,干脆就将女儿嫁给了他。

  两个人成婚之后,杨老太为赵老太爷生了四个儿子,取名:学文、学礼、学景、学义,这文绉绉的名字,在乡里也是头一份,有段日子让杨老太一想起来就脸上有光。

  不过随着战乱平息,日子踏实下来,赵老太爷的本性也渐渐暴露,开始不愿意做地里的活计,在城中找了户人家做起了西席之后,更是看不上杨老太和家里几个不争气的儿子,这次朝廷迁户,赵老太爷在城里早就打听到了消息,却没有告诉杨老太,而是偷偷地将家中的几亩地变卖,带着读书好的大儿子赵学文一家先一步动身离开了,走之前说是要去南方寻亲戚,过些日子就回来。

  还是赵洛泱发现了压在席子下的休书,杨老太才回过味儿来,哪里是什么去寻亲戚,分明就是抛妻弃子。

  粗妻不要了,读书不好,眼看没有出息的三个儿子也不要了。

  杨老太受了打击,差点因此一蹶不振,想要休妻也没什么,可她是没想到赵老太爷会这样没良心,走的时候几乎是断了他们的后路。

  这次迁民,赵老太爷提前去衙门为杨老太和三个儿子家都登记造册,领了迁民凭证和川资。

  赵老太爷离开的时候,将变卖土地的银钱和川资全都带走了,这是要将他们逼上绝路。

  杨老太等人没有了银钱,连大牲口也买不起,全靠几个儿子、儿媳背着家当前行,路上如何艰辛可想而知。

  杨老太恨得厉害,一日夫妻百日恩,三个孩子都是他的骨肉,他却这样赶尽杀绝,还有她那大儿,居然连老娘和三个兄弟都不顾。

  越想越气,杨老太大病一场,多亏有赵洛泱身边陪伴,望着一脸担忧的小孙女,杨老太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也想了明白,她得活着,等着那老畜生入坟茔子的那天。

  杨老太用她那粗糙的手,揉搓着孙女的手,心里盼着孙女快快好起来。

  “老二媳妇,”杨老太叫罗氏,“咱们丫头是不是开口说话了?”

  罗氏一滴眼泪掉落下来,她点了点头:“娘,是真的。”如果不是洛泱说话,她们也不会停下。

  不过还没来得及欣喜,就突然有了这样的变故,大家忙着照顾受伤的洛泱,现在还没仔细想想这件事。

  杨老太道:“咱们丫头定会好起来,救了这么多人,菩萨得送她一场大造化。”

  赵洛泱生下来就不会说话,郎中都说是先天有缺,赵学礼和罗氏心疼的不得了,对女儿格外的偏爱,赵洛泱虽然不言语,但喜欢摆弄家中的书册,还偷偷地听赵老太爷给几个儿子讲学。

  杨老太常思量,说不得四个儿子还不如她的小孙女,当然这话说出去没人相信。

  正胡乱想着,席子上躺着的赵洛泱忽然皱起了眉头。

  “洛丫头。”杨老太瞧在眼里,顿时一阵激动,不由地低声呼喊。

  赵洛泱张开嘴不知在说些什么,杨老太附耳过去才听清楚,赵洛泱说的是:“有雨山戴帽……无雨山……没腰……山那边还在下雨。”

  杨老太心中欣喜,不过赵洛泱接下来的话杨老太和罗氏就听不明白了,只听赵洛泱接着道:“他说……凹形陡坡,大雨,水渗入坡体……孔……隙水压力……崩塌……是真的,快避开……会崩塌……”

  杨老太和罗氏听不太懂赵洛泱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崩塌两个字倒是让人明白的很。

  “没事了,没事了,”罗氏忙低声安抚女儿,“放心,大家都避开了。”

  杨老太擦了擦眼角:“洛丫头快醒来,看看我和你娘。”

  听到了杨老太和罗氏的声音,赵洛泱真的有了反应,她的嘴唇动了两下,睫毛颤了颤,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赵洛泱刚刚醒来,目光带着几分茫然,眼前的景致愈发的清晰,让她的眼眸也逐渐变得明澈。

  雨已经停了,林中微风轻柔地吹拂在她脸上,之前的危险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常。

  但只有赵洛泱知晓,一切都不一样了,至少对她来说不同了。

  其实这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已经有半个月,来得很突然,像是一场梦一样。

  就在半个月前,她的脑海中多了些东西,而这东西说能治好她先天不足的病症,她开始不信,但确实慢慢见效了。

  时玖,赵洛泱在脑海中喊了一声,一个模糊的身影立即出现在她脑海里,之前山坡会塌陷的事,也是时玖提醒她的。

  时玖那冷淡刻板的声音响起:“宿主在山坡崩塌时救人,增加魅力值十五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