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槿郗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2-07-22 21:17:09

【占有欲爆棚暴躁霸总VS清冷美飒电视台女主持,1v1,玄学】 苏家大小姐出嫁了,极尽奢华的婚礼上却没有新郎的身影。 * 传闻容家太子爷,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气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隐疾,会三不五时昏迷,很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重生后的苏漾却头也不回的嫁进了容家。 新婚当夜,昏迷半月有余的容家太子爷竟真的醒了过来。 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气运,苏漾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婚后,有记者问:“请问容总在未来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大致规划吗?” 男人眉头轻挑,若有所思:“先定个小目标,生个孩子吧。” 粉丝A:“又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粉丝B:“举报,这里有人屠狗,屠我这只单身狗。” 粉丝C:“@苏漾,你管管你男人,让他做个人吧!” 此后,帝都再次有传言传出,惹谁都不能惹苏家那个私生女,她是容家太子爷放在心尖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99:番外(四)

001:没有新郎的婚礼

  五月的天,温润和煦。

  苏家门庭被系着红绸缎的众多礼盒堆满,无处落脚。

  客厅首座的是一位身穿墨绿手工刺绣旗袍的银发老人,手捻紫檀佛珠,慈眉善目,身侧坐着位气质极尽端庄优雅的贵妇人。

  今日是容家给苏家提亲的日子。

  专为容家那位身患隐疾如今昏迷半月的太子爷容湛提亲,迎娶与他八字相符的苏家大小姐——苏漾。

  “苏家主和苏夫人过过目,看着聘礼单上有什么疏漏的。”老太太放下手中的茶杯,将红色锦盒往苏怀那边推了推,笑得和蔼可亲,苍老的声线徐徐。

  苏怀拿起锦盒上如书本大的宣纸,视线缓缓下移,手微颤了下,眼底的贪婪和激动显而易见。

  一旁的许仪端庄雅笑,也耐不住好奇凑过去看了眼礼单目录,却被第一行的数字惊得瞠目结舌。

  十个亿。

  光聘金就是十个亿。

  不愧是帝都最显赫的豪门世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鸣惊人。

  苏漾心平气和的端坐在旁,嘴角噙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弧度,啜着手中的红茶,清冽沉静的杏眸淡淡扫过容老太太。

  睨着泛在她周身上的正黄色气运,敛了敛眸光,收回视线。

  黄色气运即代表明朗与长寿。

  “老夫人,这聘礼会不会太多了些?”苏怀从震惊中回过神,故作犹豫。

  “呵呵,不多不多,漾漾这孩子生的漂亮水灵,我们也是喜欢得紧,这些聘礼我还怕亏待了漾漾呢!”云初弦笑意盈盈,眉宇间透着闺秀大气,声音温婉干净。

  “容夫人哪里的话,能入您和老夫人的眼,那是我家漾漾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怎么会是亏待呢。”许仪笑着接话,神色贪婪,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激动。

  苏漾侧眸看了眼一副虚伪嘴脸的许仪,心里冷笑作恶。

  “那老夫人和容夫人看是挑个日子,让两个孩子先订婚还是直接结婚?”

  苏怀心情澎湃的把礼单放下,言语真诚,眼里溢着精明算计。

  “结婚。”

  冷淡的音突兀响起。

  苏漾轻抬眼皮,看向容老太太和云初弦:“不知老夫人意下如何?”

  苏怀和许仪听后纷纷沉下脸,和容家这样世族联姻,订婚的排面肯定也会非常盛大,还能结交到不少勋贵世家,后面再办一场婚礼,这其中的利益都不容小觑。

  他们本意也只是想客套一下,心底还是想先从订婚开始的。

  “既然如此,那就这个星期五吧,是个结婚的好日子,苏家主和苏夫人觉得呢?”容老夫人沉默了会,沧桑的眸在苏漾身上游离了番,笑着反问。

  “是是是,老夫人选的日子定然是好的,那就这样定下了。”苏怀咬牙应承,神色黯然。

  许仪抿着唇,刻薄愤怒的余光瞪向苏漾。

  小野种,该说话时不说话,不该说话瞎搭茬,存心和她过不去。

  气死她了。

  ——

  会面结束后,苏怀留老太太和云初弦用了顿午饭,没坐多久便离开了。

  书房内。

  “谁让你说直接结婚的?你知不知道容湛是什么身份,和容家联姻,会有多大排面,整个帝都都会轰动,现在好了,就因为你那句结婚,让我们苏家少了次站在帝都顶峰的机会。”

  一进去,苏怀暴跳如雷的怒声震耳欲聋。

  苏漾淡淡的凝望着他气得面红耳赤的模样,气定神闲的轻扯红唇:“所以,在父亲的眼里,那十个亿,终究是少了,那刚刚何不当着容老太太的面,加大筹码?我想,您即便再多要十个亿,以容家的实力,也是给得起的,而且,也一定会给的。”

  “你……”

  苏怀气急,重重拍了下桌面,震得桌面上的茶杯狠狠晃动了下:“苏漾,你现在和我说话的态度是越来越放肆无礼了,你以为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整个苏家的前途吗?”

  苏漾嗤笑,眼神轻蔑散漫:“那父亲可真是为了苏家殚精竭力啊,默认小妹抢我男朋友是为了整个苏家,让我嫁给容湛,还是为了苏家,真是辛苦您了。”

  “啪——”

  话音落下之际,清脆的巴掌声在书房内响彻。

  弩拔剑张的气氛逐渐变得压抑。

  “放肆。”

  似是苏漾的语气让苏怀感受到一家之主的地位被挑衅了般,苏怀恼羞成怒的咆哮了声,指着她的手指抖了起来。

  “你现在是越来越没把我这个爸爸放在眼里了,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我把你含辛茹苦的养大,就是为了让你和我顶嘴的吗?”

  苏漾的脸颊微麻,神情恍惚,和一个月前,因与他争执苏沫抢她男朋友之事的那一巴掌相比,这一巴掌确实有些始料未及。

  苏怀这场演了足足十八年的父女情深戏码,如今,算是已经支离破碎了。

  果然,重活一世,真的能看清许多东西。

  上一世那场熊熊烈火恍若就在昨日般,历历在目,烧得她痛彻心扉。

  或是脑海里忆起的片段太过繁重,让苏漾眼底一片死寂,心底涌悲戚的恨意,双目冰冷至极,双手攥紧拳头,一字一句缓缓吐出。

  “那就劳请父亲好好想想,婚期将至,该用出什么样的嫁妆才会保住你那层尊贵的面子?我想,容家出了十个亿的聘金,容老太太又向来迷信信佛,父亲应该不至于用仓库里那箱死人的东西当我的嫁妆吧?”

  许是被拆穿了心思,苏怀面色一哂:“说的什么混话,那些都是被大师开过光的宝物,里面还有你母亲的东西,不识货的孽障!”

  苏漾嘴角噙着冷笑:“既然父亲如此宝贝那些东西,那你便留着吧,嫁妆,我不要了,容家想必也不会在乎我有没有嫁妆的,另外,别什么东西都打上我母亲的幌子,那东西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送给她,她嫌脏没收而已。”

  “你……”

  苏怀被堵得一时语塞说不上话,就见苏漾漠然转身,直接走出了书房。

  五月九日那天,帝都举行了一场盛世的特殊婚礼,全场宾客满至,轰动全市,却也让苏家沦为笑话。

  豪门之间的联姻,只有新娘凤冠霞帔,独自站在中心听着宣誓词,而不见新郎身影的婚礼,怕是闻所未有吧。

  ‘苏家为天价聘礼卖女儿’的议论很快就登顶了各大新闻平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