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空间穿八零:娇妻宠夫甜蜜蜜
带着空间穿八零:娇妻宠夫甜蜜蜜

带着空间穿八零:娇妻宠夫甜蜜蜜

锦隐隐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1-09 16:04:11

面冷心热大佬vs锦鲤甜野娇妻
阮童自带亿万物资的空间,一朝回到八零年代新婚夜。
老公顾白貌比八十年代港星,却意外瘸了腿,还带着两个拖油瓶。
面对总想占便宜的极品嫂子?觊觎老公的心机女?能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
看她如何斗极品,虐渣渣,身怀顶级医术,赚钱经商,一步一步走向人生巅峰。
后来,老公的腿好了,五个儿子养的白白胖胖。
男人拉着阮童准备直奔重点:“媳妇,我想跟你生个女娃娃,跟你一样漂亮的。”
“!!!”不行,她腿软。
阮童想到今天上门的那位,立刻双手抵着他,有些委屈地开口,“她们都说我配不上你。”
某个男人一脸的严肃,“谁在胡说八道?世界百强集团幕后boss,亿万金难求的最年轻国医,身价高到无法估算,明明是我配不上你才对,媳妇儿,求抱大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33章:大结局

第001章:穿越八零

  男人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肌肤上擦起火花,将她点燃。

她犹如一叶扁舟,浮浮沉沉......

  突然,几声鸡鸣叫响,将这一切打断。

  阮童愕然惊醒,入眼是一片陌生老旧的陈设,上面还贴着红喜字……喜房?!

  低头一看,盖在身上那鲜艳的……红被子?

  怎么回事?

  她不是刚刚给病人做完手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来得及多想,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占据了她的脑海。

  她,穿越了!

  还穿越回到了八十年代!

  阮童一瞬间有种想晕死过去的冲动。

  原主阮童,是落霞村的一个小村姑,二十岁,昨天嫁给邻村叫顾白的小伙子。

  喝了不少酒他又被乡亲们推进屋,然后……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里,她脑中嗡了一声,猛地坐起。

  所以她不是做了羞羞的梦?

  她跟一个素未蒙面的‘丈夫’,就这么草率了完成人生第一次?

  完了!

  此刻,阮童内心崩溃无比。

  她偏头扫了一眼,看到白墙上的挂历——1986年6月10日。

  穿越之前,她也是出生在这个日子。

  对于八零年代,她只听长辈们说起过,这个年代物资紧缺,各家各户日子都过得紧巴。

  阮童轻叹了口气。

  她现在的处境也算是举步维艰了。

  “吱呀——”

  开门声传来,阮童下意识抱紧被子,警惕地望着门口。

  只见一个坡脚的汉子,踏着金色光晕走进屋里。

  身形修长,英气逼人。

  再往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庞。

  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顾白。

  落霞村老顾家的老四。

  阮童敛了敛心神,既然木已成舟,不如随机应变。

  “我知你并不想嫁给我,若是你想走,现在就可以送你出村。”男人声音低沉,话音里并没有那所谓的本地口音。

  阮童愣了,随后危险地眯起眼,妥妥的渣男啊,睡都睡过了,还说出让她走的话!

  片刻后,阮童清晰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咱们证都领了,婚也结了,还洞房……”阮童顿了一下,随后抬眸看向他,眼神里带着丝不满:“你觉得你说这话,合适吗?”

  坐在桌边上的男人,骨节分明地指骨轻敲着桌面,听到这话狐疑地看她。

  今日的阮童有些不对劲,跟昨日要死觅活的不愿嫁他的仿佛判若两人。

  顾白眸子微眯,偏头看了眼床上的丫头,淡淡道:“我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仅断了一条腿,还带着两个娃娃,

  我这条件,你跟了我确实委屈你了。”

  他顿了两秒又继续道:“若你愿意跟我过日子,我自然会护着你,努力不让你受委屈。”

  两人结婚也是被双方父母逼迫下,原主不愿意嫁,这顾白也未必愿意娶。

  再说,以原主那刁蛮作死的性格,顾白面上不显,心里指不定多讨厌她呢。

  不过,这番话,他倒是说得诚恳,娶了她也愿意负责,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这让阮童有些戒备的心,稍稍松了些。

  屋内一片沉寂,顾白偏头看了眼坐在床上的姑娘,又解释着:“昨晚喝多了,抱歉。”

  一听这话,阮童眼睫颤了颤,忽略脸上那骤然而升起的温度。

  “砰砰!”

  这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老四,二宝烧又起来了,整个人都开始抽搐!”

  “我去看看。”顾白焦急起身,一瘸一瘸的朝屋外走去。

  “二宝是发烧引起的抽搐?”在他脚要踏出房门之时,阮童连忙询问。

  顾白身形顿了一下,回头看她:“是的,爹已经去请大夫了。”话落,就焦急离开。

  见人彻底消失在视线里,阮童拿起衣服快速穿好,

  阮童抿了抿唇,有些口渴。

  好几个小时没喝水了。

  念头刚落下,就见手中凭空出现一次性水杯,里面是清澈的纯净水。

  这场景,着实让她懵了。

  拿起水杯仔细一看,纸杯上的图案很熟悉。

  这不就是她实验室的图案吗?

  身为资深小说爱好者,阮童立刻明白了过来:“这……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空间?”

  这金手指她可太喜欢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想没错,她立刻将水喝完,心中念想着:“纸杯收回。”

  下一刻,纸杯果然从她手中消失。

  太神奇了!

  阮童凝神,这次,她整个人都置身在实验室里。

  “天啊,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存在的!”

  实验室还是以前的模样,只不过呈封闭状。

  里面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丝人气。

  所有的器材,药房一一俱全,就连食堂都存在。

  里面手术器材,药品,食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看到这些,阮童呢喃着:“若是这样,那治病救人就会方便很多。”

  她没多耽搁,立刻出了空间。

  揉了揉发酸的腿,阮童慢慢挪出了屋。

  大院子里,婆婆吴敏珍站在他们屋门口偷偷擦眼泪,身边跟着个五岁左右大的孩子,拉着她的衣角警惕地朝她看过来。

  “奶奶,是后娘。”

  听到大宝的话,吴敏珍连忙擦掉脸上的泪痕,勉强笑着:“童童啊,你醒了?时间还早不多睡会儿?昨天累着了吧?”

  见吴敏珍是真心关心自己,阮童朝她扬起温和的笑容:“妈,我不累,刚刚听说二宝病了?”

  “唉,昨晚高烧一夜,村里的赤脚大夫开了药,吃完后烧退了一些,没想到天还没亮又高烧起来,刚刚还,还抽了……”说着,吴敏珍眼眶又红了起来,是真的心疼二宝。

  “当务之急是要把烧退下来,要不然还会继续引起高烧惊厥。”阮童一听,心里就大概有了数,立刻担忧提醒。

  太专业的话,吴敏珍也听不懂,她急忙问:“童童,你会医?”

  阮童没有迟疑地点点头:“我们村里有个赤脚大夫医术很不错,我自小就跟他学医,不过他老人家去世很久了。”

  无中生有的事被她说的煞有其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玻璃瓶,实际是从实验空间里拿出来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