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疯!冷冰冰的宋律师英年早婚了
甜疯!冷冰冰的宋律师英年早婚了

甜疯!冷冰冰的宋律师英年早婚了

果糖酸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7-21 00:50:21

高冷逗比医生×腹黑妖孽律师 . A市有那么个说法—— 北城谢天霸,云城宋时琛 云城风云人物宋时琛,年纪轻轻成为赫赫有名金牌律师。 高冷,铁面无私是他的代名词。 在某一天,低调行事的宋律师突然爆出惊天动地的绯闻!惊讶到所有人。 模糊的照片传遍全网,人潮拥挤的街头,天空飘起毛毛细雨,男人单手撑伞,微微露了个侧脸,他抬手抚去怀里人身上的雨水,长长的睫毛低垂,目光温柔缱绻,高大的身躯挡去一半风雨。 尽管照片模糊,看不清脸,但仍然被不少眼尖的网友扒出,是宋时琛! 原本以为只是误会,没想到当事人居然主动承认!向来只发有关工作内容的微博下破烂天荒发出三个字 【宋太太】 . 他抬手松了松领带,一步步把沈晚意逼进墙角,深沉似海的眸子蕴着柔情,一贯慵懒低沉的嗓音徐徐道来。 “中了一种叫沈晚意的毒,沈医生要对我负责到底。” “病名为相思,药为你。” . 年少时喜欢的人可以记好久好久,那个夏天藏匿深刻而热烈的喜欢,从此天光大亮,爱意永不消散。
目录

1天前·连载至第三百七十七章:尊重选择

第一章:前尘往事

  云城第一人民医院

  手术室外亮起刺眼的红灯,走廊的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

  “准备手术。”

  女人身穿绿色无菌手术服,修长干净的手指套上无菌手套,浅蓝色口罩挂在耳旁,把脸上神情遮掩住,透出一双冷艳淡漠的眸子。

  “抽血。”

  嗓音温和,有条不紊。

  “麻醉气管,插管。”

  护士急促抽起一旁的管子照做,鲜红的血液流入细细的导管,抽起一部分的血。

  但,一旁的心电仪器警告还没解除…

  “滴…嘀…”

  仪器每一次声响,传入耳中,心里一颤,无不提醒现场的人情况危急!

  如不解除警告,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好了沈医生,病人颅腔有大出血现象!”

  颅腔内大量出血,不仅是出血这么简单,反而会更严重,甚至会导致手术成功几率降到40%!出血量越大,成功几率越小。

  沈晚意闻言,精致的眉骨紧蹙起,额间布满一层薄薄的汗,从铁制托盘里抽起手术刀,掷地有声吐出两个字

  “开刀。”

  女人站在明亮耀眼的照明灯下,侧脸轮廓认真专注,微微抬起眸,抹一把汗水,浅绿色的手术服随步子的走动而晃动。

  “镊子”

  “直血管钳”

  护士按班就位,各司所职。

  麻醉过后,病人被一阵痛意疼醒,有气无力动了动身子,套着氧气罩的嘴里发出“哼…嗬”痛苦的嘶叫声。

  沈晚意眯了眯眸子,手上动作没停下,动作娴熟敏捷操控手术刀,眉头拧了拧,隔着口罩。

  “打麻醉。”

  …

  “纱布”

  “止血…”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手术,沈晚意全程主刀,没半点松懈,护士在一旁配合。

  嘶…仪器解除警报!

  手术室内在场的人心里齐齐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下来。

  “皮下缝补”

  做完最后一步收尾工作,手术也将到结尾…

  沈晚意轻扯铁盘上放置的白色医用纱布,轻轻用力扒开,截成一大段,熟练包扎在病人刚做完手术触目惊心的伤口上。

  垂眸,紧绷的眉头随即松开,长长的睫毛如刷子般在脸上映出一道阴影,转身吩咐护士

  “手术成功,病人已无大碍,可以转入复苏室。”

  沈晚意抬脚走出几步,脚步顿住,从口袋里摸出一沓便利贴,撕一张下来,抓起一旁的笔。

  黑色端正的小楷写下注意事项:忌生冷食物,少吃海鲜,按时吃药,多休息。

  写完贴在病人的手上,转身出了手术室,往洗手间方向去。

  护士点头应下,将病人转回复苏室。

  …

  走廊上

  几个目睹一场惊心动魄手术的小护士们扎堆在一起,贴紧耳朵,果然,隐藏中的八卦小能手无处不在!

  “不是吧不是吧!刚刚那局面,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惊心动魄,不是一般的厉害呀,太牛逼!”

  小护士念念有词,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崇拜的眼底充满着一腔热血。

  “对对对!我靠!这沈医生真不愧是心脑科天才,临危不乱,有条不紊,没有一丝的慌乱,在阎王爷底下抢人,沈医生还是我见的第一位!”

  另一位护士眼作星星状,赞美夸奖之词脱口而出。

  “沈医生医术高,人美声甜,爱了爱了,我要是男人,立马往上追,可惜我本女儿身,成为不了沈美人的人,可惜呀。”

  一位护士挑挑眉,缓缓道来,难得诗情画意风趣幽默一番,佯装叹息没能得到沈美人成了遗憾。

  周围的护士“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胸牌上标着李玲的护士戳了戳犯花痴的白愿,轻笑道。

  “没出息的家伙,就算你是男儿身,人家沈美人也未必看得上你,别想这不切实际的,想点刺激性的!昨晚宋时琛的访谈节目看了吗?看了吗!我的老公!”

  随即有护士附和:“看了看了,我靠!绝了!我他妈直接舔屏!宋时琛永远的神!!”

  “1米8的大长腿,逆天了!哥哥的腿不是腿!塞畔河畔的春水!修长笔直大长腿,西服黑裤加身,要我见他,直接上了!”

  话语落下,引起四周一番躁动,羞涩的笑在走廊响起,脸皮薄的小姑娘们脸都红了。

  …

  “扣扣…”

  沈晚意颀长的身子半倚在墙边上,屈起食指敲了敲墙壁,刚刚取下口罩的脸清冷又妖艳勾人,一双淡漠而漂亮的双眸微微蹙起,抬起眼帘,薄唇微启吐出几个字

  “你们很闲?”

  语气稍稍拉长,眸光深邃,带着一丝明知故问的反问。

  一群聊得正开心的护士们突然吓一跳,心有余悸,上班时间聊八卦,不适合,各自心虚低头。

  “不闲不闲,703等病人还没换药,我先走了。”

  “我想起院长叫我…”

  “我妈叫我回家吃饭…”

  一瞬之间,一溜烟的往各处跑…

  沈晚意“……”

  她也不知道自己站了这听了多久,好像是从她们议论宋时琛那里听起…

  时隔四年,没想到在医院听到他的名字。

  神色微愣,稍微失神,心里“咯噔”几声,眉宇间多了几分情绪,唇色偏淡,喃喃的念着一个名字。

  宋时琛,宋时琛。

  忘了有多久没听过他的名字。

  眉眼有些松动,一双深邃的眸子沉下,淡漠的表情下多了几分微妙,垂放在裤子旁的手下意识紧握起,一些前尘往事的片段在脑海里涌现。

  再次抬眼,眼里却是一片清明,干净的毫无杂念。

  转身将身上的手术衣脱了,半搭在手臂上,迈步往更衣室方向换衣服。

  …

  “小姐你好,请问沈晚意医生的办公室往哪走吗?”

  一道陌生磁性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礼貌性的向她询问想找的人。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沈晚意,眨眨眼,长而卷的睫毛扑闪着,愣了愣随即转过身来,打量眼前问路两人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映入眼前,高一点的拿着一个文件记录,胖一点的应该就是询问自己的人

  沈晚意慵懒的眼神随即一收,走廊上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侧脸上,光影偏暖,幽深眼里闪过一丝的诧异。

  缓缓抬起眼帘,嫣红色鲜艳的唇轻声开口:“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男人出示证件,公事公办的口吻述说。

  “我姓裴,法院的工作人员,这是你的传票。”

  沈晚意接过起诉书,垂眸,纸面内容现入眼前,粗略看了几眼,陷入了沉思,继续往下看,心里一目了然,瞳孔里闪过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淡漠。

  噪音温和,声音里又掺杂着坚定不可置疑的决心,微挑的双眸更是带着前所未有的沉色。

  “我知道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