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大小姐她又美又狂
国公府大小姐她又美又狂

国公府大小姐她又美又狂

池上当歌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3-07-30 17:35:24

姒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姒府,是古国人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她嚣张跋扈,曾大闹京城二三回,皇帝对她也没有办法。 她倾国倾城,却打扮素净,无奈还是被公主看作眼中钉。 她不善兵器,常年研究药丸,可以杀人于无形。 * 她以一己之力将库房空缺的姒府护住,避免康府踩于头上,稳住了姒府的名声。 她在栽赃陷害面前毫不低头,用自己肉眼可见的一切护住自己的将来。 她在王爷偷袭暗杀时死里逃生,甚至将此事引到了宫中,引得皇帝震怒。 她是害虫,可以让京城鸡犬不宁。她是救赎者,让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所有人都以为她强大到无往不利,在生死面前面不改色,却无人知道她曾夜夜思念记忆里模糊的娘亲。 无人知道她因没能见上清墨最后一眼而自责难抑。 无人知道她眼睁睁看着他人为她牺牲时的无助与痛苦。 这些都是她一路走来的黑暗。 * 所有人都以为姒国公府的大小姐养尊处优,日日欢愉。 却没想到她生于黑暗,属于黑暗,无法摆脱黑暗。 * 她何尝不想抛弃一切,去与一个相互奔赴的人一同观赏日出日落,感受世间美好。 可是她不能。 这为至亲复仇的路,还远着呢。 这世界的复杂,要透过她的眼睛一点一点的给揭开。
目录

11个月前·连载至第475章 番外——姒苡篇

第1章 莫名拥有神力(1)

  “小姐,小姐!”

  姒苡正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丫鬟尔琴低声催促的声音:“小姐,别睡啦,不是说我们要偷偷出城吗?”

  “出城?去哪里?”姒苡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一脸的困意。

  “哎哟喂,小姐!”尔琴又急又无可奈何,她只得放下收拾好的东西,把姒苡摇醒:“小姐,您可别拿奴婢开玩笑了。”

  她摇了一会儿,见姒苡依旧半醒不醒的样子,气的跺了跺脚。

  “行了行了,不耍你了。”姒苡终于肯睁开眼了,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扇紫檀架子春日鸢尾落地屏风。

  只见她盯着那扇屏风出了半天神,就在尔琴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尔琴,我方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想着梦的事情!”尔琴真是拿这位姑奶奶没有办法,她现在是又害怕又着急,着急的是姒苡一副不准备动身的样子,害怕的是自己和姒苡被人发现。

  作为姒国公府的大小姐,姒苡夜半私自逃出城是万万不可的。

  如若被人发现,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姒国公府的笑话,也不知道小姐会受多大的伤害。

  主子犯了错,下人自然要连累,尔琴只是不想自己被连累,才不会承认她是担心姒苡。

  姒苡又出了会神,不知想到了什么,摇着头笑了笑,道:“尔琴,我们不走了。”

  “什么?”尔琴闻言,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面对尔琴隐隐的质疑,姒苡温声道:“我们明日去练兵场寻大皇子。”

  尔琴怔怔的盯了她片刻,平日里大皇子与她可是没有任何交集,也不知道她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决定要去寻大皇子。正欲询问时,见她一双眼中满是清明的神色,这才方知小姐不是开玩笑,只得低声应是,带着行李下去了。

  确认尔琴离开之后,姒苡这才一改懒散的神色,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她她她她,刚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这个梦很长,很真实,也很离奇,梦里有她从未见过的发亮的屏幕,会自动运作的机器,与现在光景大不相同的街道,奇怪的服饰以及陌生的语言!

  姒苡不禁怀疑起眼前景象是否真实,她从榻上跳了下来,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瞄准了那张靠着窗边的楠木雕花圆角方桌,伸出右手,狠狠地朝桌子上拍了下去。

  原本她是想试试自己有没有痛感,结果没成想,一掌下去那张做工精美的方桌四分五裂。

  尔琴闻声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衣服凌乱、目瞪口呆的姒苡和她面前碎成大大小小木块夹杂着碎末的方桌残余。

  “小……小姐?”

  -

  一直到第二天清早,尔琴伺候完姒苡洗漱更衣之后,她还在寻思这件事情。

  “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奴婢?”

  尔琴一脸的欲言又止,看的姒苡是浑身难受。

  但无奈,她也没法解释这件事情,于是只能闭着嘴,做出一副誓死不说的样子。

  这在尔琴看来就更加的离奇了。

  见姒苡是打定了主意不讲给她听,她只好边收拾屋子,边小声嘟囔道:“幸好我们这院子偏远,昨夜的动静没人注意到,不然小姐的麻烦可就大了。”

  姒苡点点头,这点她承认。

  虽然她表面上是风光的姒国公府大小姐,但整个古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姒国公府大小姐姒苡脾气泼辣,行事怪异。相较而言,姒国公府二小姐姒秋被衬托的更加教导有方,温婉动人,是古国男子倾慕的对象。

  再加上姒苡并不是姒国公府“当家主母”康华融所出,因此在府里更是明里暗里的遭到排挤。姒秋几乎一刻不停的落井下石,康华融也懒得去理。每当有她的闺中密友来访,瞧到这一幕时,康华融总是会漫不经心的一笑,一句话带过:小孩子嘛,打打闹闹也正常。闺中密友皆配合着一笑而过,彼此心知肚明。

  不过姒苡并不在意这些,康华融也不过只是一个侧室,姒国公并未将她扶正,“当家主母”只是她给自己安的一个名分而已。但姒汀也不太管她,长此以往,康氏愈发猖狂。

  要说这姒苡,她生性本不是如此,要细细算来,她如今的嚣张跋扈与姒国公姒汀倒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她的记忆中,姒汀的存在感很低,很多时候她根本想不起来还有姒汀这么一号人存在,但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否有康华融的存在,姒汀暗地里对她都十分放纵娇养。

  姒汀是喜她的,胜过姒秋。

  正当姒苡暗暗思度时,院外传来了府中小厮的声音:“大小姐,老爷叫您过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