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妾
富贵妾

富贵妾

庭院深笙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3-07-20 23:46:02

傅容仪,半生都不得容易。
她原是陪嫁丫鬟,怎知一朝得了青眼,惹到了嗜血姑爷。
从此以后,难得容易。
傅容仪一甩袖子,她不干了!
可惜,入了爷的眼,她不干,他干!任她天涯海角都别想逃离。
傅容仪这一生,确实“不容易”。
目录

10个月前·连载至第2671章 闲话

第1章 爹疼娘不爱的小白菜

  “天杀的赔钱货!这是什么时辰?不在小姐身边伺候,谁准你回来躲懒的?”

  刚躺下的容仪喉咙发干,听到这怒气冲天的声音,她微微闭眼,不想同她起争执,也早就习惯了母亲从来都不温柔的对待,只拢紧了被子,撇开眼神去,沙哑着嗓子道:“我已经向小姐告假了。”

  冲进屋的苏氏愣了愣,这才仔细到她浓浓的鼻音,还有脸蛋上不正常的红晕。

  方才从黛灵阁过来的时候没见到她人,又听那院子的春柳说今儿早上就没见到她,一时间只觉得火气上来了,猜想她怕是回来躲懒了。

  原来是病了。

  苏氏蹙起眉头,又低低的骂了句什么,反正容仪是没听清,她倒也无其他话,只甩了手转身出去。

  耳边终于清净了一些,容仪微微叹了口气,一忍再忍,还是有些鼻头发酸。

  她的母亲,视她为耻辱,未有爱怜,也未有一点点为人母的责任,仿佛她生下来,该受她这等冷待,还叫不得屈。

  有的人含着金汤匙出声,就比如她从小就伺候的秦国公府小姐,有的人,就比如她,生来就被生母厌弃,若不是继父待她如亲生,或许这些年,她过得会更不如意。

  母亲将所有的疼爱都给了这府上的少爷小姐,疼她奶过的小姐,还有继父的儿子,她的继子,哪怕待她并不孝顺,她也依旧做好了母亲的角色,却从来没想过将这样的疼爱和关照分她的女儿半点,从前容仪想过,为何自己不能得到母亲的爱怜呢?

  可日子久了,却也不纠结这些了,或许,她就是母女缘分薄一些吧,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身边的人待自己都很好,比如秦夫人,比如这府中其他人,对她都不错了,爹曾经说过,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完整的感情,情感上的公平从不是必须的,有些时候需要放下,约束好自己的本心。

  将眼泪蹭掉,容仪把小脸蒙在被子里,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这才准备安心睡去。

  静了有一会儿了,刚酝酿出了睡意,就听苏氏在外面突然讨好起来的声音。

  “哎哟,这是什么风把梅姐姐吹来了。”

  随即便是一声严肃又刻板的回话:“我奉夫人之命,来找容仪去问话。”

  话说着,人已经进了屋子,拐了一下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容仪。

  容仪醒转,脑子还有些晕乎,轻咳了一声,忙唤了一声:“梅姑姑。”

  见她如此,梅簌蹙起眉头,快步走向床边,见容仪挣扎着要起来,她连忙按了一下,一贯严肃的脸上都化开了关切之意,她伸手探了探容仪的额头,沉下口气。

  “我听小姐说你病了,怎么好好的病成这样?”

  容仪淡淡的笑了笑,道:“就是前些日子在风口处站了会儿,没留神就……”

  梅簌瞪了她一眼,怪责道:“多大的人了,还不懂顾惜自己。”

  虽听着像是批评,容仪却是笑了,此刻也清醒了,她揉了揉鼻子,说道:“方才捂了身汗,已经好很多了,是不是夫人传我,我这就过去。”

  梅簌蹙了蹙眉,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心里暗暗心疼着,又板着脸说道:“你都这样了,还去什么?先好好养病吧,我先去回了夫人,等你好些了再去见夫人。”

  容仪一愣,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忙起身穿好衣裳,道:“不了,夫人这种时候找我肯定是要问小姐的事,小姐的事要紧,只是问会儿话,我撑得住。”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回头看着梅簌笑笑,道:“快走吧,别让夫人等急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