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小福妻
重生农门小福妻

重生农门小福妻

风十里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3-09-27 17:25:29

【新文已开《重生后,朕和皇后在逃荒》求支持^0^】。女军医重生古代遇上干旱逃荒,祖父渣,祖母毒,要卖掉她全家换粮食。 顾锦里表示:小意思,先解决渣爷恶奶,再找水换粮,带着全家渡过灾荒。 逃荒到大丰村安家,外来户不好混,各种被欺压,怎么破? 顾锦安表示:没关系,哥哥我是科举大佬,一路连科,秀才举人进士,光耀门楣,俯视渣渣。 日子正过得有滋有味,兵灾四起,顾锦里掀桌,本姑娘只想种田,打仗神马的,滚! 逃荒捡到的小哥哥:娘子莫慌,你相公是战场狂人,小兵变侯爷,护你万亩药田,一世安好。 PS:打脸虐渣种田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互宠,欢喜结局。【女主不行医,只会用医药知识发家致富^0^】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3295章 后记,全文完【钟寰+吕柏+几十年后的大卫景况】

第001章 抢食【逃荒篇】

  “顾小鱼,给老子站住!”牛大壮手持大棒,带着家里的几兄弟围住顾小鱼,指着她怀里的红薯道:“把红薯交出来。”

  顾小鱼抱紧红薯,看着围住自己的牛家五兄弟,“不给,这是我干活换来的红薯,不是你们的。”

  大楚西北干旱两年,颗粒无收,到了喝水都困难的地步,百姓们实在没了活路,只能举家逃荒,顾小鱼一家就是逃荒的灾民。

  这颗红薯是她帮邻村林厚德家抱了一天的孩子赶路,才换来的报酬,是留给幼弟程哥儿吃的。

  牛家兄弟是出了名的浑,逃荒路上抢了不少人家的粮,牛大壮见她不给,目露凶光,怒道:“不给是吧,兄弟们给我抢!”

  顾小鱼虽然只有十岁,可在逃荒的路上也练出一股狠劲,见牛家兄弟来抢食,对着牛二壮伸来的手就是一咬,再把围上来的牛小壮撞开,抓紧红薯,拔腿就跑。

  牛大壮见顾小鱼敢跑,彻底被激怒,眼里冒出狠光,在快追上顾小鱼的时候,手中大棒打向顾小鱼。

  梆!

  顾小鱼被打中后脑勺,鲜血流出,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牛大壮一脸得意:“让你跑,找死的东西。”

  他掰开顾小鱼的手,把红薯拿走,三两口就把一颗红薯吃完,把他噎得直翻白眼。

  余下的牛家四兄弟追上来,看见红薯没了,不敢打牛大壮,只气得狠踢倒地的顾小鱼:“赔钱货,扫把星,还敢跑,打死你。”

  解恨之后,五兄弟扬长而去,留下顾小鱼一人昏死在地上。

  时至傍晚,大批的灾民停止赶路,拖着骨瘦如柴的身体,在这片山脚下寻找能吃的东西,看见顾小鱼被打晕在地,只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继续找食。

  逃荒三个多月,路上时常死人,灾民们已经见怪不怪。

  有顾家村人在这附近找食,看见顾小鱼被打晕后,赶忙去告知顾小鱼的娘崔氏。

  崔氏带着大女儿顾锦绣赶来,把顾小鱼抬回山脚下的休息地。

  顾小鱼伤得很重,被抬回来后,一直昏迷不醒,顾大山不得不去找顾老太求粮救人。

  “一个赔钱货,还想让老婆子给粮食请大夫治病?治什么治,这世道见天的死人,有什么好治的,死了给挖坑埋掉已经是对得起她。”

  顾老太指着跪在地上的顾大山大骂:“你还有脸来求我给粮食,我还没说那个贱丫头呢,真是丧良心的东西,拿到吃的不想着孝敬自家爷奶,只想着程哥儿,一颗红薯啊,程哥儿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能吃得下?也不怕噎死。”

  顾大山被骂得弯腰低头,却不得不继续求顾老太:“娘,您行行好,给儿子半碗粮食,半碗就好,小鱼真的快撑不住了。”

  小鱼的后脑勺被打伤,至今昏迷不醒,再不去请大夫给小鱼看看,小鱼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半碗粮食!”顾老太拍着大腿干嚎起来:“听听,乡亲们都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半碗粮食,现在是什么当口?竟然来向我要半碗粮食,这是要我老顾家所有人的命啊。”

  顾家村人是一起逃荒,此刻聚在一起过夜,听到顾老太的话,没人开口,只装作没听见,各家忙着生火烤干粮。

  顾老太有些歪的嘴角往上一翘,她就知道,这逃荒路上,即使她再怎么磋磨老大一家,也不会有人来指摘她,活命都难,谁还会管别人家的闲事。

  顾老太的小女儿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道:“可不是,现在的粮食多金贵,给你半碗,我们全家吃什么?可不得饿死。”

  “小妹!”顾大山双眼通红:“这半碗粮食是小鱼的救命粮,没有粮食请大夫,小鱼就熬不住了。”

  顾小妹讥笑:“瞧大哥说的,咱们是逃荒,这逃荒路上那天不死人?就你女儿的命金贵,全家紧着她一个人,她一个小辈,要从这么多的长辈嘴里抢粮食,也不怕折寿。”

  “咋叫做全家紧着小鱼一个人,咱家又不是没粮,小妹你和妹夫每天的口粮都不止一碗。”他只是要半碗去救命。

  顾小妹历来霸道,听到这话岂能罢休,马上哭起来:“呜呜呜,我就知道家里人嫌弃我们夫妻。是,我一个外嫁女不该带着相公回娘家,吃娘家的粮,可相公家没人了,不回娘家,让我们夫妻饿死吗?”

  顾老太疼她这个幺女,逃荒之时不忘把幺女和女婿带上,粮食也可着他们夫妻和顾二叔家,这一路上谁都能饿,顾小妹夫妻和顾二哥一家饿不得。

  顾老太见幺女哭了,气得上前厮打顾大山:“你个丧良心的东西,畜生啊,她可是你妹妹,你竟然想饿死她,你还是不是人?”

  顾老太转头对一旁低头沉默的顾老爷子道:“老头子,你大儿想饿死他妹妹啊,你管不管?”

  顾老爷子五十有六,赶了一天的路,很是吃不消,懒得管这事,对于他来说,一个孙女而已,又不是孙子,死就死了。

  顾小妹见顾老太为她撑腰,顾老爷子默不吭声,哭得更起劲。

  不远处的一个火堆旁。

  顾锦安听到顾老太的话,气红了眼:“奶这是要小鱼的命。”

  什么没有粮食,都是借口。

  奶她多护食啊,知道粮食金贵,一直藏着一袋粮食没动,而小姑夫妻、大姑一家、二叔、三叔、四叔一家,每个人的衣服里都藏着一小包粮食,每一包都有碗口大小,怎么就没粮食?

  藏着这么多粮食却舍不得拿出半碗来救小鱼,亏他们父子天天出去找食上交给一大家子。

  崔氏一脸愁容,因饥饿而消瘦得堪比骷髅,看着昏迷不醒的顾小鱼,默默垂泪。

  顾锦绣抱着顾锦程,姐弟两个都害怕得不敢说话。

  顾锦安看看他们,又看看远处还在跪着的顾大山,知道不能这么下去,对崔氏道:“娘,我出去一趟,您和大姐好好照顾小鱼。”

  不等崔氏开口,人已经跑进夜色里。

  顾锦安年纪不大,却是个聪明有本事的,接连求了几家关系要好的人家后,终于借够半碗粮食,找到一个大夫给顾小鱼看病。

  大夫姓杜,逃荒路上经常给灾民看病,换取少量的粮食或水。

  他给顾小鱼的伤口上了金疮药,包扎好,又扎了几针后,收起银针,道:“无笔无墨,药方老夫就不写了,老夫会每天过来给小鱼扎针化瘀血,三天过后再看。”

  顾锦安几人感激涕零。

  杜大夫看着他们感激的脸,最终还是提醒一句:“小鱼伤到头部,要是三天内能醒来还好,若是不能……你们心里要有数。”

  顾锦安几人听得脸色煞白。

  杜大夫不忍心看他们此时的模样,背起药箱,告辞离去。

版权信息